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故土憶舊 往昔東吳門前河

發布日期:2016-10-17 11:04:28 閱讀數:-

【文字 關閉窗口
                                           陳萬豐
 
  門前河是我故鄉東吳的一條河流,這條養育東吳父老鄉親的母親河,從廟前山的鳳頸潭奔流而下,自南至北,一路經過浦浪橋、萬壽橋、府前橋、清晏橋、溪灘頭,過秋波橋到東興橋至小河頭,出元豐橋,直瀉大涵山港。門前河的兩岸按地理方位命名,散落著其樂融融的東吳四村,即東村、南村、西村、北村。天藍水綠,風和日麗,村舍儼然,黑壓壓,密匝匝,無不散發著市井味和煙火氣。我家在清晏橋的西側柳樹門,那是一個陳姓聚居的墻門。由雙扇大門的石彈路步入,一眼望去就是祖堂。我家在祖堂右側,俗稱堂前正間。從我記事起,門前河一年四季從三溪浦來的源源不絕的水流,養育著我們東吳的祖祖輩輩。
  清晏橋下游50米處,人們為了獲取清澈的河水,又為了滿足更多人到河中洗滌,就用2米多長的3塊條石鋪成小橋,向河中伸展。這小橋只有七八十厘米寬度,1米來高。柳樹門人往往在清晨到這里擔水、淘米,而洗碗筷、衣服、被褥則在路邊的埠頭上。這埠頭分為高低兩層,利用水位落差,蹲身在這里洗涮。
  清晏橋是一座用青石砌筑的兩墩三孔平橋,長約20米,寬只一米多,是通往小白河頭去天童的一條要津。柳樹門墻門一邊是永安水龍局的消防水龍,推開木柵欄大門,里面是人力撳壓式水龍一臺,以及水桶、油燈、斧子、長梯等救火器材。這里開門就是大路,萬一發生火警,門前河有水,頃刻接上水帶,救護十分便利。大門的另一邊是陳安順大餅攤,他終生靠賣大餅、蔥油餅、油條度日,族人都很理解并尊重他。
  柳樹門外的石彈路,在交通不發達的歲月里,是一條康莊大道,寬約10米以上,人來人往十分熱鬧。小時候每逢東吳市集,清晨天色蒙蒙亮,總能看到好幾個腳伕挑著從咸祥大嵩來的海鮮擔子,頭戴竹笠,腳穿草鞋,一條軟扁擔,兩頭竹筐,一路優哉游哉,挑到老街銷售。每逢農歷九月半,東吳大廟行廟會,這時稻谷登場入倉,鄉親們祭祀祖先,祈盼來年風調雨順,年年歲歲從末間斷。那些日子里,從天童過沙地來的天童镴會,十八般武器和抬閣、沙船等組成的隊伍,足足一里多長,簇擁著東吳大廟的菩薩,一路鞭炮沖天,悠揚的絲竹弦樂和響亮的打擊樂,此起彼伏。這人山人海的景象,從白天持續到晚上經久不息,至今仍記憶憂深。
  每當赤日炎炎,東吳大廟一株六七人合抱的銀杏樹,在樹冠濃蔭覆蓋下是消暑納涼的好去處。銀杏樹前的溪流中,不時有涓涓泉水泛到河面,我們常去勺這些叫做廟前涼水的泉水止渴,或盛在木桶里,浸瓜果降溫;也有人帶去做木蓮凍。
  門前河每當農歷八月,上游山洪爆發,滾滾的泥石流來勢兇猛。我幼小時一次發大水,渾濁的洪水從墻門口一直流到我家。因此,凡臨門前河邊的民居,屋基都填高1米左右,以防洪水泛濫殃及房屋、行人。主要弄口,也設置碶板,阻攔洪水入侵。
  門前河的埠頭緊挨著墻門、弄堂,一個緊接一個,到河里洗東西,免不了要沖刷馬桶、痰盂之類比較骯髒的東西,那末就有不成文的規定,大家不約而同,自覺地到隱蔽的角落洗刷。河邊常置石搗臼,孩童時我常常挽起褲管,赤著腳兩手撐在石臼邊,幫助母親在石臼里倒水,加芋艿、洋番薯等農作物,用雙腳踩著,依靠粗糙的石質摩擦脫皮。也有婦女老嫗,用廚房的木刷火耙,搗農作物表皮,這樣省時省力,比手剝、刀刨的快得多。寒冬臘月,河岸邊偶而結了一層薄薄的冰,但等太陽爬上太白山,冰即融化。快過年了,撣塵的婦女們,都從家里脫卸門窗,到河中沖刷,一片忙碌。一年四季,門前河的埠頭上嘰嘰喳喳,話語不斷。一天三餐之前,主婦們都先后聚集在河邊,家長里短,暢所欲言。這里有談論國家大事,傳播社會新聞和小道消息的,也有交流農耕、持家經驗的。有時岸上歇息的男人與河邊的婦女們互相溝通,也有爭得面紅耳赤,有洋洋得意的姿態,也有憤憤不平的表情。
  門前河大大小小埠頭,用亂石堆砌,石縫中偶爾潛伏著黃鱔和河鰻,有經驗的農民,他們用自制的魚鉤,釣洞里營養價值較高的黃鱔和鰻魚。
  門前河里的魚、蝦、蟹等,時隱時現,奮翔淺底。有時淘米不慎溢出,立即招引水族們爭先恐后搶食。比米粒大的魚苗們,一群又一群,常常被孩子們用毛巾包圍,用淘米籮追逐,捉拿玩耍。冬天,門前河的魚兒似乎遲鈍不少,不大會游動。我從小喜歡到門前河漁獵,小伙伴們三五成群來到河中,在水草叢中、石塊縫隙用手抓、用魚叉刺,它們都一一束手被擒,一般一兩個小時能捕撈滿滿的一筐。門前河兩岸寬闊的卵石路,河岸上有的堆柴草,有的作為晾曬大件衣服和被單的地方,后來也有放手拉車之類農具的。在我念小學時,正值解放不久,學校組織呼喊隊,每天在晚飯時,我組織十幾個同學,提著用鉛皮做的喇叭筒,宣傳土地改革、抗美援朝和農業合作化。
  六月夏天,門前河常常被孩子們視作天然游泳池。小朋友們從清晏橋上一躍而下,相互追逐嬉水。門前河的夜晚要算這時最為熱鬧。夜幕四合,清晏橋上和河邊的水泥曬場成為人們納涼的首選。晚飯之前,大人和小孩們往橋上和曬場上頻頻潑水降溫,晚飯后大家拿著草席和毯子、枕頭來到這里。要知道,這時從三溪浦水庫放下來的水十分涼爽。站在河邊,一會兒就感覺身體擋不住陣陣逼人的涼氣。勞累一天的農人,在沒有電扇、空調的年代,都想到河邊來睡一個安穩覺。為了驅蚊,人們會燃燒干燥的艾草,陣陣濃煙,驅散嗡嗡搗亂的蚊子。
  大廟對面是南村,過去從觀音堂跟起,兩邊滿目綠意,竹籬笆里都是旱地,土壤肥沃,阡陌縱橫,種植蘿卜青菜,高粱玉米,瓜果豆莢。我讀小學時,春季星期天,總是與幾個鄰居的孩子,在竹籬笆里尋覓野竹筍,大家賞心悅目,笑逐顏開,一直登上癩頭山,在竹叢中采集更大更多的野山筍;有時直奔半溪坑,以獲得更顯著的勞動成果。
  門前河南有上史家,北有下史家,那是宋代宰相史嵩之告老還鄉后的閑居地。史氏是寧波首屈一指的望族,一門三相,四世二王,七十二進士及第,顯赫的門庭,壯觀的墓道,雄偉的石雕,自建的功德寺,在東吳留下了許多珍貴的文物遺跡。而臨河的石彈路邊,利用有利的地理位置,曾開設過手工業店鋪,如大小木作、箍桶、石匠、鐘表店和大德西法染坊等等,這與不遠的老街彼此呼應,豐富了生活色彩。
  門前河,母親河,奔流不息的河水,滋潤了東吳人,涵養了那一代又一代的眾姓弟子。現在隨著人口的驟增、交通的發展和社會的前進,門前河往昔的景象一去不復返了。新舊時代的差異如此鮮明,然而作為老一輩的東吳人,都時不時在追憶臨河而居、靠河生活那些揮之不去、久久難忘的日子,也就是在追憶那濃濃的刻骨銘心的鄉愁。http://y2.ifengimg.com/a/2015/0708/icon_logo.gif
 
?
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彩票网站下载平台登录 六个肖复试五肖是多少组 江西时时中奖2000万 如何购买体育彩票 pk10直播现场直播下载 六肖彩霸王 中超直播 江苏时时彩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是否是骗局 大乐国际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