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東流新雨后 ,前朝入夢來

發布日期:2016-08-12 09:18:33 閱讀數:-

【文字 關閉窗口
                           ——奉化江上游紀行之東江篇
 
                                           沈國民
 
  東江,其因位置處剡江、縣江之東而得名。它發源于奉化尚田鎮南端與寧海縣交界處海拔589米的薄刀嶺崗。上游稱白溪或排溪,在尚田鎮孫家村匯入朱溪后始稱東江,流經岳林、西塢,至江口街道方橋村與縣江水合流,北至謝家村附近與剡江匯合注入奉化江,全長43.8公里,集水面積119平方公里。
  東江,無論是其源頭山的海拔高度,還是干流長度、集水面積及支流數量,都遠遜于剡江和縣江。但在它所流經之處,特別是其下游地區,古鎮西塢、名山后文化遺址、白杜古鄞城、水鄉方橋等獨特的文化印記讓人印象尤深。
東江邊的西塢是一個因水而興的古鎮。北宋時已有鄔姓占籍奉化,元末有鄔姓兄弟吉甫祥甫遷居西塢。逐水而居,這是我國先民的首選。水提供了起居之便、灌溉之利、交通之捷。有一條河流,久而久之兩邊就會聚集起人們。小溪小河,會聚集起小村小鎮,大江大河會聚集起大城大市。黃浦江造就了上海,錢塘江造就了杭州,甬江造就了寧波,縣江造就了奉化。東江之濱,由于當年西塢始祖的慧眼,造就了西塢古鎮。塢者,船塢、碼頭也。這樣的地名,本身就說明了其水運之發達程度。這種發達在清末民初被發揮到了頂點,清光緒三十一年(1905)西塢騎都尉鄔炳云、鄔謨賢等鄉賢,會同蕭王廟的開明紳士孫禮潮等人,合資成立了通濟輪船公司,購置了“仁康”、“濟川”兩艘汽輪,航行于西塢與寧波之間。隨著稍后的鴻慶商輪公司及“甬川”、“新鴻慶”等輪船的加盟航線,這個地處鄞奉平原南端的西塢,一時超縣江航道的大橋和剡江航道的蕭王廟(大埠)而成為奉化和臺溫地區與通商口岸寧波之間最重要的人貨中轉樞紐,東江也成為超越縣江、剡江的奉化寧波城際主航道。因為在當時,縣江自大橋以下僅能通5噸以下船只,剡江從蕭王廟以下也只能通20噸以下船只,而東江航道西塢以下可通行100噸級船只。
  汽笛一響,黃金萬兩,快捷的新式交通工具,加強了西塢與外部更大的世界在貿易、人員、金融、信息等方面的聯系,西塢因而一躍而為南通臺溫、北往寧波,商賈云集的要沖。上世紀20年代前后,由東河和西河相夾的彈丸之地,榨菜坊、染坊、罐頭廠、碾米廠(據說其中的源康碾米廠1924年就開始用機器碾米,是奉化境內機器工業之最)、車行、轎行、藥鋪、鮮咸貨鋪、雜貨鋪、南貨店、錢莊等作坊商號鱗次櫛比。如南貨店就有“允成”、“正大”、“時豐”、“晉泰”、“坤和”、“天生”、“孫元生”等,洋廣棉布雜貨店有“彩云樓”、“王益大”、“新裕昌”、“寶生祥”、“恒康祥”、“同永泰”、“德泰”、“九華”等。就連新興金融機構浙江地方銀行也在小小的西塢設立了分理處。西塢一時因水運帶動而成為繁華商埠,人稱“小寧波”……
  隨著上世紀20年代末鄞奉(寧波至奉化)公路的開通,人貨開始分流到公路運輸,西塢開始走向衰落。但是,曾經繁華的歷史還是為今日西塢留下了一些抹不去的痕跡。穿行在西塢古鎮的老街老宅店鋪,那臨河的街市、眾多的埠頭和橋梁,及高高聳立有近百年歷史的天主教堂,讓人能嗅到了一種特殊的味道,這就是由它獨特的浙東水鄉風情、中國傳統文化和近代兼收并蓄的商貿文化揉合起來的“西塢味”。在原先的西塢客輪碼頭附近,有一座典雅的三孔古石拱橋居敬橋,它始建于明嘉靖十九年(1540),橫跨東江,長31.5米,中寬3.6米,橋面有36級石臺階、36個石柱,石柱頂端分別雕刻有石蓮花和石獅子,整座雄偉與精巧兼而有之,是古鎮西塢的一個文化地標。
  名山后村處在介于東江和縣江之間的水網地帶。名山是奉化境內西塢與江口交界處一座不高的孤山,在山的南面是屬西塢的名山前村,山的北邊是屬江口的名山后村——這就是距今五六千年的名山后文化遺址。遺址的發現起因于上世紀80年代村磚瓦廠的取土。起先幾年,對磚瓦廠就地取土時零星石器的出現,村民們并沒有引起足夠的注意。直到1986年,村民們在兩米深的土層中發現了更多的石器、陶器,于是有人警覺并上報當地文物部門。1989年底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奉化市文管會共同進行了發掘,發現了陶罐、打磨精致的石器等大量文物,其中發現的人工夯筑土祭臺,在江南史前考古中尚屬首次。經鑒定,這些出土的文物屬新石器時代。“這里屬河姆渡文化遺存,是良渚文化的堆積層,遺址年代上下限距今6000年至3500年”,專家的結論將奉化有人類居住的歷史前推了2000年。璀璨的茗山后文化,豐富了河姆渡文化的內涵,增加了河姆渡重生父母的發展環節,奠定了奉化是吳越文化的重要發祥地之一的地位。現在的名山后村,北有水網溝通東江和縣江,在遠古這里是一片海涂和淺淺的海面,名山后人就是這樣依托名山,面向大海,漁獵耕樵,過著原始的與世無爭的生活。
  白杜在東江最后一道支流金溪邊上。這個如今已淪為一個村的地方,卻曾是寧波歷史長河中最早、最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在夏朝,約距今4200年前后,當華夏大地大多數氏族還處在原始公社制的部落聯盟時期,名山后人的后裔——居住在以奉化白杜為中心的浙東地區的古越氏族,瓦解了原始公有制,率先建立起了奴隸社會的實體——堇子國,白杜就成了堇子國的都城。清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載:“夏有堇子國,以赤堇山為名”。 堇子國是一個疆域狹小的諸侯國,比照現在的行政體制,大概就是一個小小的縣級諸侯而已,但從它的實質來說,與中原諸國處于同等的文明時代。公元前472年左右,春秋五霸之一的越王勾踐起兵滅了堇子國,古堇地成為越國的直屬領地。公元前222年,秦國統一中國,在堇子國故地設立鄞邑,把堇子國舊都白杜里定為縣治。這在《漢書•地理志》就有明確記載,宋寶慶《四明志》這樣記載:“奉化,會稽郡鄞縣地。今縣東白杜里有鄞城山,山下有廣福院,舊云鄞城院,即古鄞縣治所也。”從此后到隋文帝開皇九年(589)古鄞縣并入句章,縣治遷至小溪(今鄞州鄞江鎮)的811年間,古鄞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就在今奉化白杜村一帶。從這個意義上說,要論寧波的歷史,必先論古鄞,而論古鄞歷史,必溯源奉化。白杜有古鄞邑城隍廟遺址,到唐代奉化析離單獨設為明州下屬的一個縣,又在縣江之西的縣城建了城隍廟。奉化境內的兩座城隍廟證明了從古鄞邑到奉化城的歷史變遷軌跡。
  在最近的20年間,文物部門在白杜周邊不斷發掘到大批秦漢時期的古墓葬,如在南岙林場考古工地,在50000平方米的山坡上居然發現了120多座兩漢至晉的古墓葬,密度之高,是迄今為止浙江省規模最大的東漢中晚期墓葬。在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刻有各種圖案、花紋、文字的墓磚及陶制的下水管道等建筑材料;出土了大漢武帝第六次幣制改革時產生的五銖錢;除少量石器、金屬制品、木質漆器以外,還有大量造型生動,富有個性創意的陶、瓷器具;而出土的漢陶俑,神態平和,身著交領袍子,衣長及膝,與史料記載如出一轍。其中南岙一座東漢熹平四年(175)墓,全長13.8米,高約3米,由前、中、后三室組成,墓中出土的一批精美青瓷器具有劃時代意義,其中一件越窯繩索紋青瓷罐被列為國家一級文物,把我國生產青瓷的歷史向前推進了200年。在清水塘發現的古代冶煉場的廢渣,為眾多古墓內出土的鐵劍、鐵釜、銅鏡等金屬器的來歷提供了佐證。這么豐富的考古成果,從另一個角度確證了白杜就是夏朝時堇子國的都城和秦漢時期會稽郡下的古鄞縣治所在。
  多年前,我曾渴望在奉化的母親河上暢快航行一次。但20多年前西塢客輪的停航,無情地擊碎了未及付諸行動的愿望。想不到柳暗花明,這次能受水利部門之邀去剡江、東江采風,多年夙愿瞬間以償。陪同我們的是具體實施剡江、東江奉化段堤防整治工程的奉化市力興水利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奉化市水利局副局長葛天威,起航前,葛總向我們介紹:甬江防洪工程東江、剡江奉化段堤防整治工程是浙江省重點工程A類項目,整治河道25.95公里,堤防總長約41.2公里,總投資達29億元,是奉化水利史上投資額最大的單體項目。整治工程完成后,將使江口、方橋、西塢平原110平方公里實現防洪封閉、干流標準內洪水不再侵入平原,保護區域內75個行政村、12.8萬人口、9.21萬畝耕地、1775家企業。
 “海天號”貼水前行,犁開的兩道銀白航跡,猶如它張開的雙翅,使它更像一只張翅飛翔的白色水鳥。驀然,一座風姿綽約的石拱橋進入了視野:那如月的橋拱、長長的橋身,如虹臥在東江支流上……多么熟悉的身影!哦,十幾年前,我曾騎自行車到過這里,在橋上流連忘返。它有一個充滿詩意的名字——灞橋。這里曾經也是一個渡口,叫灞橋渡。記得當年我初來此地時渡船還在,是一番“野渡無人舟自橫”的景象,但一呼叫,就從灞橋西邊的亭子間里出來一位老者。交了兩元錢,我和女兒就體驗了一番在東江上擺渡的感覺。右岸邊東江支流上古老的灞橋也依然故我:像多年前我初次來時一樣高大(橋長30米,拱高超9米,跨水12米),一樣古舊、也一樣破敗。只是再也望不到渡船在綠波上晃蕩,它已沉沒在船埠邊的淺水中,船體上長滿了蕪雜的水草,擺渡者自然也沒了蹤影,野渡之趣難覓。
  抬眼望去,橋身上爬滿了密密麻麻的木蓮藤,古意盎然。橋面石階上鋪著村民曬出的咸菜、筍干,散發著濃濃的鄉野氣息。我不由遙想起唐代首都長安(今西安)城外那座同名橋梁。首都之地,達官貴人、文人學士往來如過江之鯽,于是就有送往迎來。彼灞橋邊是個驛站,親人或好友東去多送至此橋分手,并折柳相贈,這就是所謂“灞橋折柳” 的文化風景和歷史佳話。重情重義的古人從柳與留、柳絲之絲與思的諧音中,發掘了柳的留別、留情、挽留和相思、相戀的意蘊,同時又寄托著對友人像柳枝一樣充滿生命力到新的地方,能很快地生根發芽的愿望。從《詩經》中的“昔我往兮,楊柳依依”,到唐詩中王之渙“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渡玉門關”、李白“此夜曲中聞折柳,何人不起故園情”……多少離情別意和美好祝愿,都凝在條條隨風擺動的柳絲上了。
  據奉化地方志記載,此灞橋舊為平橋,清咸豐四年(1854)由世居此地的周義綱先生募建了這座拱橋。此橋地處偏隅之地,遠不及古長安的灞橋有名,但在漫漫歲月里,在這樣一個鄞奉交通要津,在這樣一座橋上,難道會沒有類似于“灞橋折柳”的纏綿故事?可以想象,當年造橋者刻意借用這樣一個橋名,也許本意就是為了體現這纏綿的詩意吧。我固執地想,東江堤防整治工程途經灞橋的這一段堤岸,我想最合適的就是栽一些柳樹。
  “海天號”行駛在東江匯入奉化江前的最后一段河流,一邊是鄞州,一邊是奉化。在奉化的水岸邊略多一些村舍和廠房,而鄞州那邊基本上是田野。正是漲潮時分,靠鄞州的岸邊樹木葳蕤,有一種樹仿佛是從水里長出來的原生態感覺。當我們的船駛過,岸邊的樹叢便會有一陣陣樹枝的抖動——那是棲息在樹叢里的水鳥受驚跳躍飛翔而引起的。“哦,白鷺,還有灰鷺!”有人很內行地分辨出了是什么水鳥。眼尖的人又喊:“你看你看,這邊有三只”,“那邊也有”……船上一驚一乍的聲音,就像當年李清照誤入藕花深處,驚起了灘鷗鷺。而再看奉化一邊的南岸,多江灘濕地,叢叢蘆葦和其它水草隨風搖曳,好一派令人心曠神怡的濕地生態風光!就在這時,前面的江面上忽然出現了幾道呈銳角狀的波浪,有眼尖的人輕聲喊出:“是野水鴨”。果然,那銳形的尖角有比一團稍小比一點稍大的灰黑在前行,那就是鳧水的野鴨。當我們的船追近它們時,它們“潑喇喇”地向前方飛了起來,飛到離我們一定遠的地方,又鳧回到了水上,若無其事地繼續犁浪前行。這幾只水鴨同我們如此親近,仿佛是我們前世的密友。就這樣,這些我們“前世的密友”如同一群可愛的小頑童,引我們一程又一程,最后不知因何原因在水面上“潑喇喇”飛起,一會兒后,岸邊綠樹的遮擋使我們不知它們的所終了。于是,我們的話題轉向生態保護方面,大家希望在堤防整治工程完工以后,這里仍然是水鳥們的樂園,希望在濱水帶不要一味用水泥石塊覆蓋,而是要種植一些蘆葦等濕地水生植物,保持河流的生態平衡和良好的濕地生態。
  七嘴八舌地議論著,前面又有一座橋——方橋映入我們的眼簾。但此方橋已不是彼方橋了。這是一個令人遺憾的故事:2007年5月的一天,一艘運沙鐵殼船的船頭不慎頂起了方橋的鋼制橋梁,造成橋梁主座移位、側翻,這座1904年開工1908年落成、外形和結構酷似靈橋卻又比靈橋年歲還大上近30歲,當時浙江省內跨度最大的現代鋼構大橋,就以這種方式退出了人們的視野。現在新的鋼筋混凝土大橋已經建起,但已沒有當年方橋的綽約風姿。只是老方橋的橋堍、橋亭、橋碑還佇立在江邊,無言地印證著已逝的存在。
  方橋原為一個鎮,因橋得名,現已并入江口街道。這里河流縱橫,水網密布,江河里除了鯉魚、鳊魚、鯽魚和鰻魚、蝦及螄螺、黃蜆、河蚌等貝殼類河鮮外,還有珍貴的鱸魚、鰣魚。四五十年之前,總有一群來自紹興的抲魚佬撐著腳劃船在這一帶以捕魚為生。河網滋潤著平疇,方橋是奉化和寧波重要的糧食主產區之一。明代這里曾建官倉糧庫,現倉基村的村名就由此而得。由于水源充沛,地勢低洼,沼澤草本植物席草(藺草)又是水為方橋孕育的一寶,方橋歷來是浙東寧席(古又稱“明席”)主產地之一,唐開元年間已有草席出口高麗。直到上世紀80年代初,這里幾乎家家戶戶還都有織席機,姑娘們都會編織草席草帽等 各種草編制品。
  穿過方橋約一公里,江面驟然開闊,這就到了東江、剡江合流注入奉化江的三江口。看三江口特別廣闊的水面,看自然流暢的曲岸和綠樹掩映的石板河埠,以及散落在岸邊的簇簇村舍,“水鄉”兩字就深深地烙進了我的腦海。這是白天的景象,要是坐在上世紀上半葉前往返此流的“夜航船”上,我們還能領略到杜甫詩里“星垂平野闊,月涌大江流”的意境吧。
 
 
?
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手机版21点游戏下载 新疆时时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视频 新时时倍投计算 时时彩稳赚10的技巧 极速时时开奖直播 骰宝大小玩法技巧 开户送38体验金不限id的平台 一分快3大小单双技巧玩法 打鱼注册给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