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周篤初: 寧波第一個抽水機站建成始末

發布日期:2018-03-16 10:54:24 閱讀數:-

【文字 關閉窗口
       周篤初口述、文新整理
    
      1953年春季,我調到寧波工作,接受了地委農工部與水利局籌建鄞江抽水機站的任務。
      在此之前,我已在淳安、建德水利系統工作過兩年。我是在浙江機電學校畢業后,被招到省水利廳參加水利建設的。那時候的人們普遍單純,黨叫干啥就干啥,只要能參加社會主義建設為人民服務,就認為是人生理想的選擇,很少有挑肥嫌瘦、挑挑揀揀的。記得我參加過省廳組織的短期培訓班后,就被分配到淳安與建德工作。在淳安與建德,我搞的都是機電方面的工作,當時農村水利機械比較落后,上班只有一個人,還在山疙瘩里。工作閑下來時會覺得寂寞,但當地的農民對我很熱忱,左一聲干部、右一聲干部的,經常會送一些果蔬、或點心過來。他們對機電很好奇,問這問那的。那時我才二十出頭,工作積極性高,認真負責,與當地的農民兄弟相處得很融合
      當時,全省剛完成土地改革,廣大農民獲得了土地,生產積極性很高。政府號召組織“互助組”以多家農戶為一組,互幫互助,長短互補,解決了許多農戶的實際困難。那時宣傳蘇聯的集體農莊,走集體化道路,使用機械化成了廣大農民的向往。當時,我國的農業生產以戶為單位,一家幾畝田,分散種植,無法能用大型農機耕田,加之沒有適合水田耕作的小型農機。就當時農村實際情況來說,最適合生產的就是抽水機,做到農田適時排灌,就能增產、高產,提高農民的生活水平。因此,省水利廳決定在每個地區興建一座抽水機站,為發展農業機械化作示范與啟發作用。這事拿到現在來看,也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是我國實現農業現代化與水利機械化的一個重要的臺階。當時還有這樣一個口號,叫做“農業機械化加集體農莊就是共產主義。”這個口號比較激進,學蘇聯“老大哥”那一套,但在當時很流行……
      我是在這年初,從省水利廳分配來寧波興建抽水機站的。廳領導特別重視,找我個別談話,要我好好工作,為實現共和國第一個“五年計劃”作貢獻。當時地區領導非常重視,專員朱之光同志指派農辦水利工作隊長胡允和、干部沈明天,會同鄞縣農林科長崔文岳和縣水利會主任張伯覲等同志組成調查組,赴鄞西調查揚程高與土地連片、適合大型抽水設備的農田。經過地、縣兩級幾個月聯合調查后,最后確定在鄞江區鄞江鎮小溪江以東、至沙港口南塘河北岸的一片二千余畝農田為灌區。定名為“鄞江抽水機站”,并決定把總站設在洞橋村。根據灌區田畝和地形,設“定山”、“下李家”“洞橋”、“沙港口”四個機埠,每個機埠裝一臺寧波動力機廠生產的“25匹”馬力的柴油機。
      地點選擇后,我還以抽水機站技術負責人的身份,去寧波動力機廠實習一個月。這在當時,領導非常重視,因為是第一個,大家都不敢掉以輕心。記得同事余良圭還特地與我說:“要好好向工人老大哥學習,了解機械構造、維修保養、操作程序等技術……”記得當時與抽水機站配套的水泵,是黃巖縣海門區生產的300毫米的離心泵,我去這個廠里其實只學習了一星期。因為柴油機的原理與操作,我是熟悉的。回來后,由地區水利局與鄞縣水利局,共同開辦了基礎訓練班,在貧下中農子弟中挑選,培訓操作機手。由我給他們上課,因為是第一個,也沒有固定的教材,基本上由我一個人授課。我給他們講“馬力定理”,如75公分,水就提高一公尺的流量等。這些人當時也沒進編制,由抽水機站發工資,記得每人每月是20元,不足由隊里出工分補。在技術上差一些的,就分配他們做“放水員”,待遇差一些,大概是每月幾元錢。但他們還是很滿意。
      抽水機站籌建中,地區領導考慮為了方便領導,將原來的“百梁鄉”、“洞橋鎮”、“蜃蛟鄉”灌區受益村,劃為一個鄉,取名“寧鋒鄉”,意為寧波地區先鋒之意。
      建站工作從1953年冬開始,到1954年4月15日清明節前正式投產使用,由當時的地委書記王起同志親自剪彩,中央新聞電影記錄片廠,還派來攝影師拍攝投產盛況,并在全國放映。投產使用時的場面也搞得很大,觀看的群眾很多,當剪彩后一股巨大清泉噴薄而出時,從四面八方趕來觀摩的群眾,大家無不拍手稱奇。說:“以后農業機械化了,種田效率高,實現國家‘五年計劃’與提高農民的生活就有了保障。”
     當時的鄞江抽水機站,四個機埠除安裝“25匹”馬力柴油機外,還配套使用“8匹”柴油機的設備,也是由寧波動力機廠配套生產的。此機組具有排管量大與效率高、操作維護方便等許多優點,且便于操作。凡前來參觀與取經的領導與外地同志,看了都翹起大拇指說:“農業機械化的確是好,柴油機一響,農田水利灌溉問題基本解決了。”
      這樣,也只有短短兩年時間,在鄞江抽水機站的示范下,全地區機械排灌工作,就遍地開花地全面發展起來,為農業增產作出了貢獻。這樣,一直到1956年初,我都在做著推薦、指導與普及農業機械化的工作。我記得比較清楚的是:當初需要培訓機電管理人員,與寧波動力機廠辦過三到四期的訓練班,每期一個月,都有100多人,由地區水利局出培訓費,學員的伙食費與住宿費全部自理。直至地區水利局局長儲貴彬、孔凡生與剛從省廳過來的胡允常副局長找我談話,讓我負責與籌建農業機械方面的工作,我才戀戀不舍地告別基層的同志們,去局里上了班。
如今回想起來,這是我生命中難能可貴的一段“記憶”。我幾乎每天風吹日曬地與當地農民在一起,冬天北風吹,野外作業時穿著軍大衣,還凍得索索發抖;夏天曬得腦袋發暈,晚上蚊子叮咬,一抓一大塊,兩條腿都抓得血肉模糊,會腫成老大一個包……
      現在黨中央、習近平總書記號召大家做“中國夢”,我想:這就是我們寧波建國后第一代水利人的水利夢。感謝《寧波水文化》的同志,到頤樂園專程采訪我。鄞江抽水機站建成至今,雖然事隔60余年,但它功不可沒,寄托著當時我們這一代人的理想、追求與對新生活的憧憬。我是建站自始至終的參加者,除早期余良圭同志參加土建測量外,目前在世的只有我一個人了,這段水文化的歷史,值得寫入時代的記憶中,讓后人了解當初那個時代,更好地為國家實現“四個現代化服務。
 
                 
                     
 
?
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高频e球彩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新浪 128彩票诈骗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 新火彩票挂机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 秒速时时有官方的吗 足彩初赔秘诀 pk10计划软件是真的吗 足彩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