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永不消逝的“四明之光”之三

發布日期:2018-03-29 10:06:06 閱讀數:-

【文字 關閉窗口
     六
 
     朱伯伯,現在您碰到了當年的入黨介紹人、“政工隊”指導員、時任寧屬特委書記王平,還有后來繼任寧屬特委書記的陳洪、劉清揚、邱相田;副書記兼組織部長羅白樺等同志……
    歲月回到了當年艱苦環境,身穿長衫、瘦骨嶙峋的王平握住了您的手。當時他的肺病已非常厲害,一邊咳嗽著,一邊頻頻點頭地聽完您的工作匯報。他知您與組織失聯后一直在尋找黨,重病中經歷了曲折與坎坷。不由贊嘆說:“不簡單……我了解你。朱之光同志……兩年沒過組織生活,卻為黨做了許多工作……”接著他說:“我改名王文祥,仍在特委工作。我把你的情況介紹給羅白樺……歡迎你回到組織懷抱……”
   朱伯伯,您是在恢復組織關系后擔任南山縣領導工作,擔負起參與創建四明山革命根據地的重任。那時,地方干部調動極為頻繁,往往相互間還沒熟悉就分手了。您“安頓”下來沒多久,書記王平調別處工作;其實繼任者陳洪同志也沒與您共事多久。在王平同志調走約幾個月后,一次他打扮得如一個老農民似地在梁弄橫街向您道別,說:“朱之光同志,我倆要分開一段時期,我就要到鄞縣開辟工作;這兒的工作就交給你了……”您驚訝地問:“形勢這么嚴峻,您怎么不在身邊帶個同志?”他哈哈大笑道:“正因為形勢嚴峻,我一個人來去方便呀。”當時他愛人舒文在南山縣委宣傳部工作,告訴您關于陳洪書記的情況,他是浙江浦江人,學生時期就在寧波四中入了黨,曾在茅山地區被敵人逮捕拷打成重傷,因為沒口供才被保釋出來;眼睛卻在監獄里損壞了,視力很差。不幸的是這位和藹可親的領導人,半年后在紫龍廟戰斗中英勇犧牲了……
    寧屬特委在陳洪、王平相繼逝世后,由劉清揚同志擔任書記,他是老紅軍,堅持過三年游擊戰爭,經受四次牢獄之苦。但他在此崗位上工作也不長,第二次“自衛戰爭”爆發后,寧屬特委由五支隊政委邱相田兼書記。就這樣,您擔任的南山縣長的上級領導,四年內換了四位書記。直至部隊“北撤”,才由留下堅持斗爭的劉清揚和陳布衣同志先后出任中共四明工委的書記……
    這就是戰爭年代的殘酷。朱伯伯,現在您在天堂與這些老領導相聚;您們有許多話要說。是共同的目標,使您們相遇在一起,有過一段刻骨銘心、朝夕相處的歲月;又是共同的目標,使您們膽肝相照地留下一段深情的友誼……
從云端里走來的,是一大批與您并肩戰斗、浴血奮戰過的戰友。在這支龐大的隊伍里,許多都是您心中銘記卻已喊不全名字的“獻身者”;少年江湖轉眼老,無奈英雄兩鬢霜;不管您是否認出他們,他們可是與您共同經歷過這年代、出生入死的英雄豪杰呀……
    您一定記得1942年10月,由譚、何兩首長率領浙東游擊縱隊主力挺進四明山、組建抗日政權和開展民族統一戰線時,保障部隊后勤供應的日子。那時您作為“娘家人”義無反顧地投入其中,和汪文元、張杰、馬承烈、黃亞奮等人,以最快速度在左溪鄉成立半政府性質的姚慈辦事處;隨著部隊向寧慈、上虞地區發展,又建立了寧慈、姚虞辦事處;半年后,根據需要成立了由您與羅白樺先后任主任,駐地在南王村(后搬至雅賢鄉)的南山縣總辦事處。一年后,隨著特派員羅白樺向鄞、慈、奉開展工作和上虞等地區的發展,再成立了由陳山擔任主任的上虞辦事處;姚虞縣辦事處更名為由汪文元任主任的姚南辦事處。接著建立由您任主任、陳法森、馬承烈、周文憲(后房君廉)、胡野擒、薛誠等為科長的南山縣辦事處(革命政權南山縣前身)。下轄大嵐、梁弄、沿江三個區(后增加陸埠區與梁弄鎮、左溪鄉)……
   那段日子里,您總是不辭勞累地忙碌著,組織有地方民主人士、國民黨頑軍和我方組成“三三制”秋收委員會,制定由人民合理負擔,廢除苛捐雜稅,落實收租政策,加強抗日民主團結的政策;解決水利糾紛和維護社會治安。因處于戰斗環境,政府機關既是工作隊又是武工隊。辦事處組建了八九十人參加的警衛隊,配合主力部隊行動與維護特委安全。
   您不會忘記1943年春,頑軍88團、89團(“挺四”、“挺五”)又加“挺三”,共萬人之多部隊“集結”,對剛開拓的紅色根據地進行包圍與挑釁。您配合協助譚、何兩位首長指揮主力與地方部隊,對來犯之敵以打擊。在條件極為困難的環境中堅持八個月,直至頑軍疲憊不堪狼狽撤離。1944年初,浙東敵后臨時政府行政委員會在南山縣左溪鄉茭湖村成立。主席由連柏生擔任,委員由有朱人俊、羅白樺、黃源、張文碧、王仲良組成。接著成立專區政權,由羅白樺任四明山專區特派員,王仲良任三北專區特派員;同時正式設立縣、區、鄉三級政權。當時四明特區轄有上虞、鄞慈、鄞奉、南山四縣,您擔任南山縣縣長。
    您不會忘記1943年底,寧波、余姚、奉化、嵊縣的日寇1500人分路對四明山根據地大掃蕩。南山縣境內被日寇燒光、搶光的村莊就有八個,其中大嵐鄉、白鹿鄉七個村莊的房子幾乎全被燒光,萬太塢村婦女被集體強奸,您老家弄坑朱家祠堂遭焚;凡敵人路過的村莊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洗劫。與此同時,梁弄鎮被汪偽軍第10師37團1營占領(3個步兵連,配有輕機槍8挺)。為了打擊敵人的囂張氣焰,您向何司令匯報拔掉這顆“釘子”。戰斗在4月22日打響,您帶南山縣自衛隊配合劉亨云參謀長、張文碧主任帶領的主力部隊作戰,敵人利用堅固的工事頑抗,戰斗進行得異常激烈,我軍利用街道實施連續突擊,不讓敵人有喘息機會。大約下午四點時分,余姚日軍20余人、偽軍150余人前來增援,進至青源山被阻擊。至23日黃昏,我軍又一次發起進攻,頑抗之敵終于土崩瓦解逃往上虞百官。此戰斃傷敵軍40余人,俘虜20余人,繳獲輕機槍一挺和步槍數十支,致使革命根據地鞏固和發展。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朱伯伯,您在《戰斗在四明山上》一書上記載:僅創建三年余以四明山為中心的浙東抗日根據地,曾有3萬強敵“壓境”,發生大小戰斗600余次。抗日武裝由渡海過來時的幾百人,迅速發展到至奉命“北撤”時的1.5萬人。當時浙東地區形成“敵、偽、頑”三股勢力,聯合對付共產黨抗日隊伍的復雜局面,為了鞏固根據地,您和戰友們一起出生入死,深入頑軍隊伍中鼓動抗日,打擊頑軍的囂張氣焰;發動群眾,保衛秋收,保障主力部隊的后勤供給;盡了抗日戰士的一份責任……
 
                            七
 
   朱伯伯,您終生銘記1945年9月7日那天,您正沉浸在繁雜的工作中,突然傳來日本已向我國正式無條件投降的消息。您看到戰友朱鎮南情不自禁地跳起秧歌來,聽到許多女同志都喜極而泣……
   勝利來之不易,卻來得突然……然而,這僅僅是剎那間的歡欣,不久,您們接到了部隊“北撤”指令。您不會忘記譚啟龍政委代表組織談話,布置您留下堅持敵后斗爭;而懷有身孕的黃亞奮,卻跟隨主力部隊“行動”。您的心情是沉重的,但為了這片擁有三北、四明、會稽(金蕭)、浦東(淞滬)4個專區、16個縣級民主政權、400余萬人口、總面積2萬余平方公里的土地,以及為之犧牲的戰友們,您毫不猶豫地服從了組織的分配……
   這時您看到了在天堂的云彩中,又有一大群戰友在劉清揚朱洪山、陳布衣,還有陳剛、朱鎮南、黃瑞鈿、何聲亮、黃士升、王志才和梁弄區特派員黃明、沿江區特派員葛布同志帶領下,正微笑著向您走來。他們和您一樣留下堅持敵后斗爭,許多都在戰爭年代犧牲了,也有些在勝利后與您一起繼續奮斗。無論是槍林彈雨的年代,還是建國執政的路上,他們都與您心心相印,為這片土地、這個國家赤膽忠心地貢獻出滿腔熱情……
   這是一段異常艱苦的歲月,國民黨軍隊實行“梳簏子”般地“掃蕩”,實行“碉堡陣地”戰術,在四明山菱湖、弄坑、南廟、箬岙、梁弄、中村、陸埠、馮村、湖頭廟等地,五里一碉堡、十里一據點,像插“梅花樁”一樣將昔日的根據地分割封鎖。您和留下的同志們不得不隱姓埋名轉入隱蔽斗爭。但是,老區群眾是不會屈服的,他們在您和黨組織的領導下,不屈不撓地進行抗爭;一大批優秀的共產黨員與革命群眾,在白色恐怖的環境中犧牲在敵人屠刀下……
   徐英:中共黨員,三北人,原在上海當工人,1946年下半年來四明山擔任交通站負責人,由于交通員小鐵匠被捕叛變,與白龍潭阿欽嫂同時入獄。后阿欽嫂被取保釋放,徐英由于毫不諱認是共產黨員,在獄中受盡酷刑慘遭殺害。臨終提出兩條:“一、我的血不能與叛徒小鐵匠合流,要向另一方向站。二、行刑時要面向延安,朝西北方向。”
明海嬤嬤及她的兒子阿堯:梁弄章雅村婦女積極分子明海嬤嬤,在丈夫死后16年中靠砍柴、賣柴,守寡養活“遺腹子”阿堯。部隊“北轍”后為掩護黨的地下工作者遭國民黨特務“誘捕”。母子倆在獄中受盡折磨,獨子阿堯慘遭敵人殺害,明海嬤嬤出獄后堅持尋找“隊伍”為兒子復仇。
    肖董:姚虞縣工委委員、虞東區委書記。1948年初因上級被敵人逮捕叛變失去聯絡,好不容易找到您恢復組織生活,不幸于當年6月22日去野塘湖村工作路上被上虞保警隊包圍逮捕,受盡嚴刑拷打在7月初被敵人殺害。臨終前一日在她寫給組織的信上說:“親愛的媽媽,我一切都好,請媽媽放心,我一定為媽媽爭光,決不辜負培育之恩。”
黃明:原名金達,左溪鄉金岙人。曾在余姚師范就讀,余姚淪陷后投筆從戎,部隊“北撤”后任梁弄區特派員,在您單線領導下工作,1947年初出任余上縣工委書記。3月21日晚與張明在周巷八字橋被捕,經塘堰橋時他倆掙脫手銬投河出逃,張明脫逃,而他復被捕送梁弄綏靖指揮部,在獄中進行絕食和越獄斗爭后慘遭殺害。
    中共慈鎮縣特派員蔣子瑛、鄞慈縣特派員朱洪山、佘上縣特派員黃明、鄞慈縣兼慈鎮縣特派員陳愛中;還有基層黨組織的汪文元、黃佐塵、何德炎、羅良泉、黃士升、梁輝等等數百名戰友,都在這段時期英勇“獻身”……
    您們在天堂重逢時,天空回響起黃明作詞的《獄中歌》:
“八年抗戰勝利臨,
全國老少喜盈盈。
可恨內戰干戈動,
殺害人民好傷心。
反動部隊清剿起,
指我青年為奸匪。
水漫金山老虎凳,
妄想青年口供認。
坐牢坐到六月天,
人多監小熱炎炎。
兩碗淡飯付飯錢,
虱叮蚤咬苦難言……”
 
?
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最新时时彩后四稳赚 比分直播500 快三彩票网站哪个最正规 pk10在线赛车计划配置 北京pk10合买计划网站 快乐12选5胆拖投注表 欢乐麻将全集下载手机 时时彩后一万能6码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玩法 利宝娱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