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如水流年|赤誠胸懷,—原寧波地區水利局局長儲貴彬下

發布日期:2018-05-21 09:56:16 閱讀數:-

【文字 關閉窗口
五、在家庭是個“失職”的丈夫與父親,妻子兒女依然崇敬他
 
    儲貴彬的人生,無疑比常人精彩。正因為精彩的人生,使他獲得到了人們的尊敬。但他對家庭,卻不是一個好丈夫與好父親。
    據妻子嚴品仙回憶:她18歲與儲貴彬結婚,相伴48年,年輕時是聚少散多,為他擔驚受怕,年長后兩人雖在一起,但他也總是忙工作,很少管家里的事。她說:“他是一個原則性很強的人,心里裝著黨的大事,對子女很少操心,總是說一切聽從組織的安排。他因為家庭出身、以及在‘自衛隊’與后來‘中美合作所’的那些‘歷史問題’,幾次蒙冤‘審查’,‘文革’中還進了‘牛棚’被人打,子女由此受到牽連。但他都讓他們相信組織,正確對待。說父母有時也會錯打孩子,事情弄清楚就好了……”
    嚴品仙出身貧寒,3歲死爹,10歲沒了娘,由外公、外婆扶養長大,13歲進了工廠當童工,16歲去了上海打工。當時儲貴彬已當了大團鎮的鎮長,她嫁他是為找個依靠。但儲貴彬因為“地下”為黨工作,婚后才一年就拉部隊“南下”去了浙東紹興,后來輾轉到麗水。她“進門”時儲家是個“大家庭”,每天伺奉公婆,還要下地勞動,生下的第一個兒子,不久就夭折了。第二年,她又懷孕生下一個兒子,但由于儲貴彬的“出走”,養到了三歲,還是沒保住。她說:“當時我連死的念頭都有了,每天不是考慮如何好好做人,而是怎樣去死……”好不容易熬到儲貴彬回來。她認為這下總可以長相廝守了。但沒想到也才過了兩年多,他又莫名地失蹤了。“這次好……他騙我到上海檢查身體(當時又懷孕了),安排我住在他醫生朋友弟弟的一間空屋子里,自己就帶隊伍‘南渡’去了四明山。不久,還傳來一個‘假消息’,說他被敵人抓去殺害了,頭割下來掛在余姚城頭……當時我正身懷六甲,還有個一歲多的兒子在身邊,聽到這消息尤如五雷轟頂,天旋地轉地暈過去了……”


    她說:“解放后,我跟他到了寧波,生活也終于平靜下來。他當糧食局副局長時,組織為照顧他,給我安排了一個糧庫保管員的工作。我還很高興,每天上班下班地成了‘工作’同志,但五五年‘精簡’,貴彬以身作則地一帶頭,我就重新變成了‘家庭婦女’,這輩子就永遠‘買、汰、燒’地呆在家里了……也有人說我福氣不錯,最不濟也是個‘官太太’,貴彬是官,每個月拿116元工資,但他重情義、雷打不動地接濟老家的親人,我家有三兒三女六個孩子,這樣就不寬裕了嘛……‘文革’中他只拿生活費,好在孩子長大有了工作,他都向次子企華立條借錢花,說好‘平反’后歸還的,拿到補發工資都給了還沒‘落實政策’的‘難友’。從我來寧波四十年,一直住在呼童街那不到60平方米的老公房內,孩子在走廊上搭床睡覺,后來離休后房子調大了,他卻沒幾年也走了……”
儲貴彬的長女儲志一,在他逝世后寫過一篇回憶文章,說:“他是一位革命的老兵,自我記事起,一直在外忙碌。家人與他離多聚少。但他很疼愛孩子,對我們和藹可親,那時雖然我們在家全由母親管教,但人生成長的道路全由他掌舵提高……”
    她說:我出生在上海南匯小洼港鎮,那地方小,經濟也不夠發達,所以教育設施很差,再加上當地有男尊女卑的思想,女孩子很少有讀到小學畢業的。但父親不管世俗的偏見,在我12歲那年,由在上海求學的堂叔儲金章帶去讀書。我沒出過遠門,有些害怕,父親就耐心地開導我說:“知識對建設新中國有用,這兒條件差,你讀了初中還要讀高中、讀大學,在上海能多學到為人民服務的本錢。”我聽了父親的話,后來在浙江干校畢業后,到寧波地區工作,成了父親的“同事”。父親又鼓勵我爭取進步。說:“現在我倆是同事了,要相互學習做好工作。”在父親的培養與教育下,入黨提了干,后在麗水松陽縣搞財務管理,一干就是三十幾年,直至退休……
     “父親為人光明磊落,一生艱苦樸素沒有積蓄。他那些做人做事的優秀品德,永遠值得我們學習……
     次子儲企華,原是空軍部隊的一名頗具發展前途的干部,因為儲貴彬的“歷史問題”影響了前途,但他沒有怨言。        他說:“父親在那年代的人生,充滿著悲劇因素,但他是憑著良心做人的。他生前由于黨內的極左思潮影響,致使他的人生跌宕起伏,具有許多不安定的因素。他在對我們子女嚴格要求的同時,始終沒忘記對我們的教育。要我們做人潔身自好,不計較個人得失。顧全大局,勤勤懇懇地為黨工作。還要清正廉潔,一塵不染。對同志、親友要豪爽慷慨,對組織要忠誠老實,不耍奸使滑。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他一生只講‘主義’,張揚著理想的大旗,認為國家的事,最小是大事,個人的事,最大也是小事。很少考慮個人與家庭的‘私事’。他自年輕時就重義輕財,直至逝世仍家徒四壁,沒有積累。可惜是父親過世我去寧波奔喪,當時我們兄弟姐妹經濟也不寬余,對杭州、上海浦東前來吊唁的戰友與鄉親們,食宿交通并沒照顧周全。我想:這對一生守貧、豪爽慷慨的父親,也許是一個遺憾?”
關于父親的事跡,1964年我從部隊轉業后,曾想編纂成書,傳之后人。我也把這想法與已在病中的他說過,但他極力勸阻我放棄這想法,說:“人在做,天在看。為人一世,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不必流芳千古……”
這是他最后留給我們子女的一筆“財富”……

六、“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章寫到這兒,有幾句話還不得不說。
    歲月荏苒,轉眼我們這代人,也變成耄耋老翁。七年前我父親臨終前,還沒退休的我曾陪了他幾個月。當時他的胃癌已大出血兩次,卻拒絕手術與進口藥物治療,說錢太貴,我說:“公費醫療可以報一部份的。”他說:“公費就不是錢嗎?能節約一些就節約一些吧。”他只靠自身抵抗力堅持著,直至臨終前幾天才住院。對生死,他們這代人比我們看得淡薄,說戰爭年代,有許多戰友都犧牲了,我比他們已是幸運……
     我爹與儲貴彬屬同一代人,我沒直接見過儲貴彬,但在寫此文時,仿佛他就如我熟悉的親爹一樣,其音容笑貌,栩栩如生地出現在我腦海中。他們這代人呀,客觀說文化水平低一些,在社會主義建設初期,或許存在這樣那樣“盲目開墾”與不講科學的一些現象,那是社會發展中必需付出的“學費”。但就他們的個人品質,卻值得今人贊美。他們總是胸揣一顆“初心”,默默地為黨與人民的事業奉獻,很少有討價要價、個人私利的要求與回報,過著“吃的是草、擠出的是奶”、在今人看來近乎不堪的清貧日子。正因為這些品德,他們仍受到人們的愛戴,既使在物質匱乏時期,人們也是安于清貧,心甘情愿地跟著他們建設貧窮落后的祖國。但現在,我們面對的是物質飛速發展與人心尚需“墾荒”的年代,我們許多領導干部,已失去了入黨時宣誓的那份“初心,經不住權色財利的誘惑,而不幸“翻車落馬”。不能否認:他們與他們在精神境界上,存在著何等大的差距?
    我想:這也是沈季民會長與市水利局相關領導,布置我寫這篇“祭言”的初衷。可惜我遲了一輩,只能掛一漏萬地草就此文,沒能將寧波水利人心目中的儲局長完整、完善地表現出來。留在后人心中的儲貴彬,將是不朽的……
 
?
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pk10走势图 金尊国际彩票靠谱吗 重庆时时彩新版走势图 新疆时时开奖结96期 求猫咪网网址 体球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竞彩倍投计划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