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一生兩小時九死 -------訪江亞輪幸存者張詹青先生

發布日期:2018-03-01 13:48:58 閱讀數:-

【文字 關閉窗口
      1998年,美國經典海難片《泰坦尼克號》在我們國熱映。于是有人很自然聯想起五十年前發生在我國最大的海難事故——江亞輪爆炸沉沒!
     1948年12月3日,晚上7時許滬甬線上的江亞輪在吳淞口外15公里許銅沙洋面失事,蒙難者竟達 3000余人。遇難人數之多,場面之慘烈,較之“泰坦尼克號”有過之而無不及,有可能是人類史上最大的海難事件————   
  時光飛逝,一晃半個世紀過去了。1998年在江亞輪出事50周年忌年,有關媒體發起了一輪尋訪當年幸存者活動。當時 供稿于《寧波晚報》的筆者,從眾多讀者來電中聽到了一句蒼老而濃重的鄉音:“我就是江亞輪的幸存者……”  
      一生兩小時九死
       -------訪江亞輪幸存者張詹青先生
      盡管劫難已歷經50個春秋,盡管張詹青老先生已年逾耄耋,盡管他已把那場劫難對自己的親友講過無數遍,但至今回憶起這場九死一生銘心刻骨的經歷,老人仍按捺不住激動,仍無法排遣悲哀與憤慨……
 (—)
   1948年初冬,國民黨政權搖搖欲墜,上海時局一片混亂,在上海做生意的人紛紛離滬躲避戰亂,加上臨近年關,一時上海通往外地的交通顯得十分緊張。   
    當時滬甬之間主要交通僅水路一條,即“江亞”和“江靜”兩艘客輪,每天對開一班。其間由滬抵甬的班輪,盡管天天大量超載,但仍有大批旅客因買不到船票而滯留在江邊馬路、碼頭露宿。
      時年家住寧波東門街東馬弄、靠賣點小百貨艱難度日的張詹青,30歲剛出頭。當年11月下旬他去上海進貨,眼看上海時局混亂,不宜久留,就匆匆買了些襪子手帕之類急想返甬。11月30日去買船票,一到碼頭可傻了眼,人山人海,你擁我擠。一開始,他老老實實排隊,一連排了3天,不是票賣光了,就是隊伍被擠散。看看等下去沒有出路,無奈之中于12月3日下午,他帶上隨身物品準備去檢票處“碰碰額角頭”(上海話意即碰運氣)。事實上,由于當時人心惶惶,船務管理確實也十分混亂。船上有什么熟人,就能輕易上船,只要補張票就行。結果張詹青“運氣”特好,輕易地擠上了江亞輪“死亡之旅”。
     當時船上到處都是人。沒什么牽掛的張詹青(兩包貨物托人代帶了)從船上一層一層往下走,在客艙底層碰上了鄰居董先生。于是,聽從了董先生的建議,就在那里“安營扎寨”。當時客艙底層散席密密麻麻都是人,整個底層客艙里,大約有四五百人,落腳一不小心就會踩上人。
  下午4點,江亞輪準時起航。許多像張詹青那樣好不容易上船的旅客都長長噓了一口氣,慶幸自己終于踏上歸途。殊不知,他們當中大多數踏上的卻是不歸之途。
    (二)
  陷入往事回憶之中的張老先生,呷了一口茶后緩緩地說了下去——
  那天輪船出吳淞口不久,天就黑了。晚上7時許,我正準備“焐被窩”,猛然聽到一聲駭人的轟響聲及一陣像大樓倒塌般的巨響,船上所有的燈光瞬間熄滅,艙內頓時漆黑一片。接著船上一片混亂,驚恐聲中,有人呼爹喊娘,有人一個勁求菩薩保佑,也有人大聲呼喊:大家都別動,不然船晃起來弄不好會翻沉。過了幾分鐘,又傳來一陣類似拋錨的響聲。很快,人在船艙里,已能明顯感到船體傾斜了。
    這時我還算鎮靜,心想這樣悶在底艙沒有出路,于是借著微弱的手電筒光隨著人流朝左側出口涌過去。可沒走幾步就看到前面擠滿了人的船梯上亂作一團,整個人群猶如熱鍋上的螞蟻。我想這人還沒被淹就得被踩死。于是趕忙轉到右側出口去看看能不能出去。不想右側的舷梯竟寂無一人,我也顧不上去想一想這是為什么,就一步一步摸過去,可是很快我就明白了這里為什么沒人!因為我還未走到樓梯口,水已齊胸了。在不斷涌入的海水中,鋪蓋、行李都不斷氽過來,撞過來。更令我心驚肉跳的是,水底下還不時有人手亂抓亂拉,嚇得我連忙回頭又回到原處。
    經過一番左沖右突,眼看沒什么希望,我開始默默地為自己準備“后事”,先是找出一張紙頭,想寫幾句什么,再一想,自己帶的是鋼筆,寫了也沒用。到時海水一泡還不什么都模糊了,那怎么辦?得給自己留點標志,否則到時自己成了無名氏,家人認領起來也困難。想到這里,我馬上在隨身攜帶的小拎包中找出居民證放進了貼身的內衣口袋中。
     就在我等待著最后時刻來臨時,突然前面不遠處傳來了一陣有力的號子聲一二三、一二三……我摸過去一看,只見一群人正在瘋狂地推拉上了鎖的鐵柵門……
    說到這里張老先生扯開話頭說,他在家里看過電影《泰坦尼克號》錄像,影片中男主角及一伙人推拉鐵柵門的情景幾乎和他們當時的情景一模一樣。
    張老先生說,這鐵柵門外,還有一道防水門。這兩道門的出口就是通常乘客和貨物上下船的出入口。防水門可撥動開關直接打開,因此,這時拉倒鐵柵門就等于打開求生之門。在強烈的求生欲望激發下,原本十分牢固的鐵柵門終于被眾人拉倒,緊接著,防水門也很快被打開。
    (三)
  現在我可以跳海逃生了,可等走到艙口一看,我不禁倒吸了口涼氣,要下海十分容易,當時自己站的底艙離水面僅20厘米左右,可是水流湍急,門剛打開時,幾個憋得緊張的乘客紛紛往水中跳,可一眨眼就不知被沖到哪里去了。
    下水死路一條,那就往上找生路。上面說的防水門是朝外開的,于是有人把門當“階梯”,往上去攀上一層甲板的邊舷;有幾個竟成功了,也有幾個失手掉進水中就再也沒有上來。
    輪到我爬時,一開始很有信心,可是當我扶著船體站在門沿上,小腿已禁不住發抖了。這門沿最多也就十厘米左右寬,由于門與船體呈直角狀,所以要向上攀,“難度系數”實在很大。由于船體上大下小,我試著站在門沿的最外邊,發現離上面舷邊的垂線還有一段水平距離。也就是說,要上去必須要有上面的人幫助。于是在黑暗中,我大叫救命。果然,叫了幾聲,上面有人答腔了,可他說的話幾乎讓我失去求生的信心:“實在對不起,我已經救了幾個,現在實在沒力氣了……”聽了這話,我忍不住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大聲哀求,到最后,我這樣說:“爺叔,求您了,我知道您沒力氣,但您聽到我叫喊了,您老人家無論如何得拉我一把,實在拉不住,您就放手好啦!”
    終于,上面的“爺叔”向我伸出了援手——拋下來一根指頭般粗的麻繩,他在上面講了幾點要領后,還特別提醒,只有一次機會,如果失手就完了。
    抓到了救命麻繩后,我鎮定了一下情緒,先把麻繩在右手手腕上緊緊纏了好幾圈,并用右手死死抓住然后慢慢走到防水門的最外沿,在和上面“爺叔”接上頭后,隨著“一二三”的吆喝,我右手猛拉繩子,雙腳一蹬往外“蕩”,同時空出的左手乘“蕩”出的“嚯”力,疾速伸手抓上面的邊舷,這生死一搏獲得了成功,我的左手有4只手指搭上了邊舷,這時上面的“爺叔”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我的衣領……  
翻上一層甲板后,我連聲向“爺叔”道謝救命之恩,可他很淡然地說:“不用謝,我也是別人救上來的。”于是我馬上說:“那您歇歇,現在輪到我了。結果,我也用同樣方法救上了兩個人。當時的一段時間里,此舉竟形成一個“救生鏈”,先被救的得救后來的,你救我、我救他、他再救下一個。
脫離底艙,還遠遠說不上安全,因為我腳下的船體正在傾斜、正在下沉……當時我有一個念頭,盡快往高處走,這樣起碼還能延長一點被救援的時間。可是當時能走的通道要不擠滿了人,要不由于各種障礙也無法起步。黑暗之中,我突然發現離駕駛艙不遠處有一條垂下來的鋼纜,這是船上吊機的鋼纜。我連忙跑過去一把抓住,想順著鋼纜爬到離我約2.5米高的駕駛艙頂上去。正當我抓著鋼纜蓄勢發力準備往上爬時,一個巨浪劈面打下來。所幸的是我雙手本能地緊緊抓著鋼纜,結果人被巨浪打得重重地撞在駕駛艙壁上。清醒過來時,我發現剛才船頭上還有一片呼救聲,現在竟一片寂靜。一二分鐘前,底艙口、駕駛艙頂和附近甲板上還各擁著數十人,現竟被大浪卷得一個不剩。在大自然面前,人是那么的渺小,生命是如此脆弱。面對此情此景,我無奈、我絕望,我心底突然萌生出一股巨大的悲哀。
 
    (四)
  歷盡艱險之后,我又一次面對生死考驗。
  原來,在我前面“生死搏斗”時,已有幾條過往船只向江亞輪伸出了援手,有一條大帆船在距江亞輪10米左右錨定后,放出3條約2.5厘米粗細的纜繩,其中兩條懸垂在帆船的邊舷上,供落水者攀登,一條系在江亞輪上,讓旅客從空中攀爬過去。
水中走還是空中走,當時有兩條路可供選擇,眼看著不少旅客紛紛“走”水路,我想他們可能自恃有水性,認為游10來米遠的距離沒什么問題。可是一則水流湍急,二來海水寒冷,因此大多數“走”水路者,游到對面抓住纜繩后,已手腳麻木,沒了再攀上去的力氣,于是抓著纜繩喘氣,后來的則搭上前面的肩膀歇息,這樣一個接一個搭在一起,往往是七八個人,十幾個人一串。結果前面的人手一松,大活人就成批成批地被狂浪吞噬。
  觀察了一會,稍稍冷靜下來后,我選擇了從“空中走”。但這10米左右長的纜繩同樣是一道鬼門關。由于江亞輪這時已下沉了許多,因此,比它小得多的帆船這時反而高出許多,以致兩船之間的纜繩是一條約有1.5米左右落差的斜線。可以想象,爬過去的難度有多大。目睹著那些爬到中途或失手或體力不支而掉下去的慘烈場面,有能力、有膽量爬繩子的倒顯得“秩序井然”,一個接一個。
    當我全身掛上那纜繩后,才知道實際爬時比旁邊看起來要難得多。由于繩是軟的,再加上船體的晃動,以及自己爬動時帶來的纜繩晃動,因此,爬動時極難控制身體平衡。我順著纜繩慢慢往上蹭。當我一寸一寸蹭到纜繩一半左右時,卻發現前面那個人爬到半路體力不支,抱著繩子停在那里。我一邊大聲催他,一邊仍一個勁往上爬,很快我的頭和上面那個人的腳碰到了一塊,這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在有氣無力哼哼的上面那位仁兄,竟把我當作“支撐點”,緊貼著我腦袋的腳,猛然一蹬,借力又爬上去了。毫無防備的我,手一松又滑回了江亞輪。事后忖忖,在當對這種特定情況下,這近乎是一種本能行為,也就釋然了。
    第一次失敗,第二次就有經驗了,這回我等前面的人已爬過去了再上路。第二次在纜繩上蹭上去一半多了,竟然再次發生意外,系在江亞輪上的纜繩結頭突然松脫,好在有第一次經驗,手里的纜繩我仍抓得死死的,結果人雖沒掉進水里,卻重重地撞在大帆船的船壁上。這時我已快虛脫了,抓著繩子懸在船旁,再也無力向上攀爬了,于是大叫救命。大帆船的員工聽到后,很快把我救了上去。
    救上船的那一刻,我顫抖不已,身上也分不清哪是海水、汗水,還是血水、淚水。但我腦子很清楚,我得救了。回頭看時,黑暗中,江亞輪露出水面的僅剩下一層了。在我被人扶到大帆船底艙去體息時,我聽到有人在問時間,當時已是晚上9點了。
    (五)
張詹青在江亞輪上的劫難故事結束了,但還有一些后事也需向讀者交代一下。
張詹青事后知道,熱心搶救他們的大帆船名叫“金源利”,船主叫張翰庭(系浙江人)。當時為了救人,張翰庭命令船員,在駛向江亞輪途中,把所載的滿船貨物拋向大海……事后當時的上海市政府向張翰庭頒發了上海市第一枚“榮譽市民”勛章。
    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面對危難,除“金源利”,等少數船只冒險搶救外,更多的過往船只對江亞輪遇險視而不見、見死不救,個別船只甚至趁火打劫,搶掠遇難乘客的財物。還有,江亞輪自發生爆炸直到最后沉沒,船上眾多船員自顧逃命,沒有一個站出來組織乘客逃難,甚至連指點一下怎樣用救生衣的都沒有,以致江亞輪上所有救生艇一艘都未放下。張先生說到此事,至今仍憤憤不平。另據透露,江亞輪出事后,該船船長也沒有像泰坦尼克號船長那樣“以身殉職”,而是只顧自己逃命去了。
    歷經這樣生死劫難,張詹青說自己對人生有了一般人難以達到的領悟。如前述的鄰居董先生,那天下船后還一起吃了晚餐,但他卻未能逃過厄運。這樣一比較,沒什么放不下想不通的。
  張詹青以后參加了寧波的第一個自來水廠創建工作,并一直在自來水公司干到退休。
    江亞輪沉沒之謎
    江亞輪沉沒原因,眾說紛紜,至今仍無定論。計有四說:一、鍋爐爆炸;二、船內放置定時炸彈;三、國民黨轟炸機炸彈掉落;四、觸及漂雷。根據實地觀察和水下,探索情況報告及其他跡象,包括美國人葛來登、波士等十四位航海輪機工程和驗船專家之看法,認為前三種原因不成立。
鍋爐爆炸說。江亞輪自建造迄沉沒僅9年船齡,且自1946年5月間首航滬甬線以后兩年半時間里曾經過2次停航修理,運行正常。出事后,與鍋爐有關連之裝置如煙囪及其周圍各風筒、舢板吊桿、淡水柜、太平桶等全部完整無損,爆炸處距離煙囪甚遠。
定時炸彈說。大家認為此種炸彈無如此巨大的威力,且無人聞到火藥味。
國民黨飛機投彈說。說是因機械失靈誤落炸彈,但無人聽到飛機越過江亞輪上空的響聲。種種現象也證明此說不足為信。
這些原因被否定,于是推斷為撞上漂雷所致。不論就其爆炸裂口形狀、部位、大小來說,還是就當時出現漂雷的可能性來說,都可算作這種推斷的佐證。抗日戰爭后期,盟軍在中國海域投放了許多漂浮的水雷。
 
  江亞輪簡介
    江亞輪等輪船當年系四川民生輪船公司向日本訂購,同類客輪共8艘。抗戰期間,為日本東亞海運株式會社所控制。8艘客輪的船名依次為“興東”、“興亞”、“興泰”、“興平”、“興國”、“興運”、“興昌”、“興隆”、連起來即“東亞太平、國運昌隆”。
     抗戰結束后,除兩艘在戰爭中被炸外,余下5艘為上海招商局接收,并將“興”字頭的船名改為“江”字頭,“江亞”輪即為其中之一。該輪于1946年5月23日首航滬甬線。江亞輪可容正規客位特等28人,頭等32人,二等46人,三等555人,四等575人,滿位應是1236人,并可載貨2000噸。1948年12月3日出事那個班次,售出的客票數多達2207張,再加上像張詹青那樣,先上船再補票俗稱 “可黃魚”的約1000余人,以及船員和船員的親戚朋友,總人數為4000上下,超過正常客位數的三倍余。
    出事后至12月9日,到招商局登記被救起的人數,死亡人數為3100人左右,其中絕大多數為寧波六邑同鄉。當時獲救的約1000人。
     解放后的1956年打撈沉船成功,清理修復后依然行駛于滬甬之間。1966年11月,“江亞”輪改名為“東方紅8號”。1983年,“東方紅號”退役。2000年6月該輪轉賣給溫州拆船個體戶,當年7月去拆卸時,操作人員不慎引燃艙內油箱發生火災,船的殘骸最后成一堆廢鋼鐵。唯一幸存的實物標記一只木質舵輪由船主捐獻,現保存在浙東海事民俗博物館。    

?
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魔法师计划免费账号 复式9码任八怎么稳中 重庆时时走势图下载 新彊时时彩三星开奖号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 nba篮球大师攻略 网络炸金花怎么赢 十元夺宝猜大小 百人二八杠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