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月湖何處覓草堂

發布日期:2018-09-19 11:02:58 閱讀數:-

【文字 關閉窗口
                                                                               文/顧嘉懿
 
時隱時現的“月湖草堂”

蘇州博物館藏有的兩軸精美的全形拓《齊侯壺》和《齊侯女壺》,曾入選2016“木石縹緗——蘇州博物館藏善本古籍碑拓特展”。
從題款和鈐印看,這兩軸拓本系晚清著名金石和尚六舟手拓,為蘇州補園主人張紫東舊藏。1928年,張紫東攜此二軸過上海,請畫家馮超然補繪折枝,吳湖帆撰寫題跋,使二軸更成清玩佳品。
其中,吳湖帆寫在《齊侯女壺》右側的一則題記引起了筆者注意:“齊侯女壺,舊藏吾吳曹秋舫家,《懷米山房吉金圖》刻作‘齊侯罍’,紅羊劫后,藏歸安吳氏兩罍軒。今歸四明周氏月湖草堂。”
金石家吳云的“兩罍軒”以藏兩只“齊侯罍”聞名,自不待疑。只是吾居四明有年,不曾聽聞家鄉月湖邊有“周氏草堂”,若如吳湖帆所說,此間曾藏有齊侯女壺這般重器,主人想來不會是寂寂無名之輩。
找尋周氏其人的過程并不復雜,稍加檢索,便知“四明周氏”原名周鴻孫,字湘云,號雪盦,1878年生于寧波月湖畔,乃是民國時期上海有名的房產大亨。
在父親周蓮塘掙下的巨大家業面前,周湘云和弟弟周純卿守業有方、生活富足,逸事頗多。周湘云業余喜好收藏,從三代吉金到書畫碑拓均有涉獵。解放后,他的藏品多入北京故宮和上海博物館,上博藏懷素《苦筍帖》、米友仁《瀟湘圖》就是他的舊藏。
2017年歲末至今,上博繪畫館展出了石濤的《西園雅集圖》,也是周湘云的藏品。該卷卷尾有一段海上書家曾熙寫于1929年的題跋,再次提到了月湖草堂。詩句中有:“月湖亦是西園主,未必海上無逸侶。酒后嘗抱齊侯罍,主人不言意栩栩。”跋文云:“雪盦嘗于鄞上之月湖筑室藏書,又嘗置酒賞其所得齊侯罍,詩中因述之。至所藏宋元以來名跡,及三代兩漢古器,不可勝記。”
另外,此卷《西園雅集圖》引首之右下角,儼然鈐有一方“月湖草堂”收藏印。曾熙是海派書畫領軍人物,也是張大千的老師。根據他的說法,月湖草堂的確存在過。題跋中,曾熙為周湘云描摹了一個湖畔“筑室藏書”、“置酒賞罍”的理想場景,言語生動,令人神往。他還在詩中將周氏同北宋西園主人王詵相比,給予周湘云極大的褒揚,仿佛西園雅集之盛景亦曾在寧波月湖畔重現。
 
理想草堂的“營建”
 
1994年春,香港佳士得曾拍出一幅顧麟士《月湖草堂圖》手卷,以414000港元成交。此圖乃周湘云延請顧文彬之孫顧麟士所繪之齋圖,完成于1921年。引首由時年79歲的吳昌碩書篆“月湖草堂圖”,上款“湘云先生雅屬”。
此卷筆者未見全貌,亦不詳其尺幅。從網上的圖片看,依稀可見畫卷設色清麗,起首山丘平緩,湖面開闊,水岸山坡點綴空亭一座,老樹幾株,頗見云林筆法。中段湖濱遍植柳樹,下方小橋有童子捧物。過橋后湖石突起,松蔭蔽天,松下樓屋掩映。其中主樓雙層,卷棚歇山頂,屋內似有器物陳設,窗下外廊盡收山色湖光,儼然一座“月湖草堂”。
此圖繪成后,周湘云遍請名家題跋,據材料看,馮煦、張謇、王國維、羅振玉、鄭孝胥、曾熙等人都曾為此卷留下墨跡。人們結合畫面并習慣性地將草堂描繪成湖山之間漁歌往來的隱逸之地。遺老馮煦題詩云:“昔縱棹,西子湖,澄波一白纖塵無。定香橋下月如水,細禽拍拍相驚呼。有梅可耦鶴可孥,杖藜所至皆清娛。君家甬上美林壑,有湖一角何縈紆。聞君亦愛淵明廬,琴歌酒賦興不孤。朅來筍蕨供一飽,不異山僧薦伊蒲。狂馳逐逐誠非夫,或秦或楚忘朝晡。蝸既折角猶北哄,鵬雖鍛翼仍南圖。何如草堂歡有余,羲皇一枕方蘧蘧。只此足傲逋仙逋,樵柯殘劫休追摹。”(《題周湘云月湖草堂圖用東坡臘日游孤山韻》)
時代背景下,眾人筆下亦理想化地為草堂附上了一抹避亂色彩。實業家張謇在《題周君月湖草堂圖集元次山句》里說:“東南三千里,騷騷十二年。江海有滄州,次州獨見全。形勝堪賞愛,主人既多閑。草堂背巖洞,似不知亂焉。平湖近階砌,引竿自刺船。水石更殊怪,俯視松竹間。娟娟如鏡明,明月正滿天。湖口更何好?但覺多洄淵。晨光靜水霧,幾星猶粲然。涵映滿軒戶,更歌促繁弦。海內厭兵革,迫之如火煎。誰能守纓佩?誰肯愛臨泉?顧吾漫浪久,將耕舊山田。出門上南山,白云生座邊。尤愛一溪水,扁舟到門前。請君誦此意,耽愛各有偏。”
在遍請名家題跋過程中,月湖草堂的形象漸漸立了起來。
從時間上看,周湘云“經營”月湖草堂的時間很集中。除了1921年請顧麟士作《月湖草堂圖》,還在1920年請同里趙叔孺刻了“月湖草堂”朱文印以及“月湖草堂鑒藏金石書畫之印”;1921年,又請吳昌碩刻“月湖草堂”印。
此后,月湖草堂的名號便一直和周湘云連在一起。直到1930年,為周湘云做《寶米齋圖》的溥伒似乎依然相信“雪盦先生雅量高志,愛畫入骨,曾于甬城月湖筑草堂庋藏金石書畫,日夕盤桓,怡然自樂”。
曾熙在應邀給周湘云寫《西園雅集圖》題跋前,曾給友人譚延闿寫了一封信,信中透露了一些信息:“周湘云藏有石濤《西園雅集圖》極精,來乞題,弟能為熙代作七古一首乎?弟七步即成,熙將老髯全數捻斷,亦不能及弟一字,他日人見之所題,又將以熙為詩人,豈不大可喜耶!湘云藏小米《瀟湘白云圖》,號寶米室,又月湖筑室藏書畫,稱月湖主人。又吳平齋齊侯罍及二師酉敦,皆歸之,略述為尾句之材料。此公乞題詩,筆資嘗百元,不應草草,故乞援也。”
從曾熙年譜看,他與周湘云有些交往,但未必說得上十分了解。這封信透露幾層意思,一,周湘云請曾熙題跋,筆資甚巨;二,譚延闿可能不認識周湘云,曾熙向其介紹了他;三,所謂題跋,不一定是落款人自己的句子,也可由他人代撰。
事實是,譚延闿的確在對周湘云并不熟悉的情況下,受托寫下了《題清湘道人西園雅集圖(代曾九作)》——盡管最后不知什么原因,曾熙寫在卷子上的還是自己的擬詩,而非譚延闿版本——但在這一來二去中,月湖草堂的名氣已經傳出去了。
他人的題跋,是否也可能存在類似情況呢?
 
兩代草堂夢
 
2017年末,蘇州博物館推出“梅景傳家——清代蘇州吳氏的收藏”特展,《齊侯壺》和《齊侯女壺》全形拓再次入選展陳。
現年105歲高齡的周退密先生曾對周湘云藏齊侯女壺始末進行過專文介紹,來歷、去處無不清晰。(詳見《周退密詩文集》中《齊侯罍》一文)周湘云是周退密先生的堂伯父,關于周湘云的舊事,怕是退老所知最詳。
懷著對月湖草堂強烈的好奇心,筆者前不久致電滬上,向周退密先生請教往事。“湘云公長居滬上,很少回寧波,一般只在清明或參加晚輩喜宴時回來。”
過往煙云在退老緩慢而清晰的回憶中一一散開。“他并非無意在家鄉置辦地產,只是當年天下不太平,湘云公想蓋而沒有蓋。”最后,周湘云在月湖老家附近買了一棟樓,作為自己返鄉時的短暫居所,位置在湖西偃月街,距離他出生的月湖水仙廟邊老宅不遠,離退密先生童年和父親一起住的虹橋舊居也只一箭之遙。退老依稀記得伯父堂上確有一塊“月湖草堂”匾,只是年代遙遠,恐記憶不真,今天房子都不知在不在,匾額下落更無從談起。
筆者從退老處證實了一點:即當年真正的“月湖草堂”從未舉辦過文人雅集,湘云公也不曾將他的藏品大批拿來寧波。
如此一說,倒是解釋了為什么材料上一直找不到周湘云請上海朋友來寧波聚會的記錄。曾熙對周湘云在鄞上之月湖“筑室藏書”、“置酒賞罍”的想象恐怕從頭到尾也只是一場想象。
“草堂”是文人對自己書齋樓堂的謙稱,喜歡與文人打交道的周湘云想來是熟悉這一“傳統”的。就身世而言,周湘云的確出生在寧波月湖畔,成年后的他對家鄉山水亦不無懷念。只是出于各種原因,實體的月湖草堂未必如周湘云在上海的家那樣奢華氣派。但他依然熱衷于為草堂繪圖、題跋,甚至讓月湖草堂成為自己的身份標簽。而后人得以經此窺見一幅生動的民國人際交往圖景。
“近水樓臺先得月,一城名勝半歸湖。”有意思的是,許多年之后寓居上海的周退密先生也將他幼時所居湖西虹橋的房子稱為“月湖草堂”。可惜,這間“草堂”也在1987年8月,改擴湖濱公園時拆毀。退密先生寫過一首《浣溪沙》:“山色空濛樹色蒼,三間茅廬野人莊,飛來白鷺正成雙。畫筆春風勾舊夢,他鄉游子戀空桑,百年無改是湖光”。月湖茫茫,云煙浩渺,兩代周氏旅滬人對家鄉的那縷記掛是相似的。
    考證的結果,也許令人失望!就虛擬中的“月湖草堂”也許更令人神往。套用一句現成話:雖不能至,心向往之!
?
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11夺金运任选三稳赚 民间炸金花游戏送现金 时时彩大概率平刷法 通比牛牛怎么玩 利来电游娱乐平台 时时彩宝典手机下载 亿游国际平台app下载 七星彩内部直码联系 北京pk10专家计划全天 北京pk赛车2期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