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這一片湖光碧波,引多少文人墨客競折腰

發布日期:2019-01-18 10:27:19 閱讀數:-

【文字 關閉窗口
這一片湖光碧波,引多少文人墨客競折腰
——從千年月湖獲授國家5A級景區說開去
                                      
越是家門口的風景越容易被忽略,人們總以為詩和遠方是連在一起的,其實未必。上個月(10月)底,天一閣·月湖景區晉級全國5A級旅游景區,月湖又一次吸引了很多寧波人的目光。筆者在月湖文化研究專家、寧波文化研究會副會長黃文杰的指引下,重走了一遍月湖,才發現湖畔藏著那么多名勝古跡,從水利之湖,到園林之湖、教育之湖、書香之湖,稱千年月湖為“寧波文化的起源地”毫不為過。如果你只是把月湖看作一個漂亮的公園之湖,那真是太可惜了!
 
一、水利之湖
水是生命之源,寧紹平原自古河網密布、湖泊眾多。月湖最初和日湖、廣德湖、東錢湖等一樣,是一個自然形成的潟湖,形成時間大致在河姆渡文化后期,距今約4000多年。
對月湖的開發開始于唐朝。唐長慶元年(公元821年),明州(即寧波)的州治從鄞江的小溪鎮遷到了三江口,月湖由于離當時城市的核心——鼓樓內的子城很近,周邊的人煙漸漸興盛起來。又因位于當時城區的西南,故月湖又名西湖、南湖,至今還有一些老寧波習慣稱月湖水域為“湖西河”。
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的故事家喻戶曉,歷代寧波有為的地方官也都把治水作為頭等大事。由于臨海,寧波這片土地上,除了內河的洪澇災害,還面臨著海水倒灌的難題。唐太和七年(公元833年),當時的鄮縣(即鄞縣)縣令王元瑋下令興修水利,由此修筑而成的一條它山堰讓他成為名垂青史的一代能吏。
在它山堰修筑之前,海水沿甬江上溯到樟溪,不僅影響到耕田的灌溉,還使當地人們的生活發生困難。王元瑋在鄞江上游用條石砌筑起了一座上下各36級的攔河溢流壩,即它山堰。上游樟溪水經此引流,一路入南塘河,經洞橋、橫漲、北渡、櫟社、石碶、段塘一直到南城甬水門,注入日、月二湖,供城市之需;一路北入小溪港至梅園、蜃蛟。兩路水經支脈分流貫通鄞西平原諸港,灌溉七鄉農田數千頃。
宋寶慶《四明志》中有記載,“日月二湖皆源于四明山,一自它山堰經仲夏堰入南門,一自大雷經廣德湖入西門,潴為二湖”,并寫著當時月湖的大小是“縱350丈,橫40丈,周圍730丈有奇”。由此可見,月湖是當時由一系列碶、堰、壩等組成的鄞西水利工程的尾端。
之后,筑塘、開渠等水利工程又不斷推進,比如,南宋寶祐年間,當時的明州地方官吳潛,不僅在它山堰下游修筑了防洪的“吳公塘”,還在位于月湖東北與整個水系相通的平橋河中,建了一塊水則碑,碑的外側還建有亭子保護,碑上只寫一個“平”字,用以觀測水位,當時的規定是,當水位上漲淹沒“平”字時,城外所有碶閘都放水泄洪,當水位下降露出“平”字時就關閉閘門。如今,這一宋代的城市水利遺存已成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一直靜靜地矗立在月湖邊。
正是經過一代代人的建設和治理,寧波漸漸形成了“三江六塘河,一湖居城中”的江南水鄉地貌。
 
二、園林之湖
月湖在宋朝迎來了它的鼎盛時期。名門望族都選擇來湖畔建宅居住,他們造園林、植花樹,而主政的地方官也對月湖進行挖掘和疏浚,不僅建亭臺樓閣,還召來文人墨客賦詩唱和,月湖不僅變得分外妖嬈,還因這些詩文而倍顯風雅,月湖的園林之美是在此時發展成形的,月湖十洲,即湖東的竹嶼、月島和菊花洲,湖中的花嶼、竹洲、柳汀和芳草洲,湖西的煙嶼、雪汀和芙蓉洲,也是在這個時候形成的。現在我們看到的月湖比宋朝時小了,部分水域已被填充成為馬路等,因此也就很難看出當時的島嶼形態了。
北宋士大夫們吟誦月湖的詩句一直流傳到了現在,他們的詩文在相關文獻上都能找到。如,明州知州劉珵在疏浚了月湖后,心情舒暢,寫下了《詠西湖(月湖)十首》,其中第一首“花嶼”詩云:
淺深艷冶一枝枝,帶露臨風不自持。
水上紅云真縹渺,多才卻憶退之詩。
他的手下王亙在和劉珵的詩時,寫了一段序言:“太守劉戶部乘水涸時浚治陻塞,因其余力,補葺廢墜,而湖上之景為之一新。島嶼凡九,作一成十,隨景命,遂有十洲之詠,邀余同賦,為之次韻。”
而從另一位官員錢公輔吟詠眾樂亭的詩文中,我們更能看到當時月湖畔一幅官民同樂的和諧、繁盛之景。
錢公輔是江蘇常州人,北宋時期考中進士,曾擔任明州知州。在主政寧波的時候,他仿效杭州西湖的治理,在月湖北端修建“偃月堤”,在湖心島建造“眾樂亭”,還造了兩座橋把島和湖岸相連。眾樂亭本是一尋常亭子,但錢公輔建成之后很高興,不僅給它寫了兩首七言律詩,還題了序:“眾樂亭居南湖之中,南湖又居城之中,望之真方丈瀛洲焉。以其近而易至,四時勝賞,得以與民共之,民之游者,環觀無窮而終日不厭。孟子曰;獨樂與眾樂,孰樂?不若與眾。‘眾樂’之名,于是乎書。既又為詩,以記真景之萬一云。”
錢公輔把月湖與蓬萊仙景相媲美,他的其中一首《眾樂亭》是這樣寫的:
誰把江湖付此翁,江湖更在廣城中。
葺城世界三千景,占得鵬天九萬風。
宴豆四時喧畫鼓,游人兩岸跨長虹。
它年若數東南勝,須作蓬丘第一宮。
1061年,錢公輔被皇帝宣召進京,人在開封時常想念月湖眾樂亭,于是就畫了一幅眾樂亭的美景圖,自己先作詩一首,再邀同僚好友唱和,也算是士大夫們工作之余的一樁雅事,當時的司馬光、王安石等名臣都曾為此賦詩。其中司馬光的《眾樂亭》是這樣寫的:
橫橋通廣島,華宇出荒榛。
風月逢知己,湖山得主人。
使君如獨樂,眾庶必深嚬。
何以知家給,笙歌滿水濱。
遙想當年的月湖,比我們現在的公園、綠地、廣場等公共場所更清新雅致,除了供民眾游園、賞景,它也成了士大夫們寄托理想、陶冶情操的一個場所
到了南宋,由于離都城杭州很近,寧波成為東南重鎮,而且,四明史氏興起,史浩、史彌遠、史嵩之“一門三宰相”,他們影響了南宋大部分時期的政治和文化。史浩在杭州為相的時候,不僅他的四個兒子居住在月湖邊建造了高墻大院,而且,他還建造了一幢“寶奎精舍”用來珍藏宋孝宗等與他往來的文書。寶奎,指的就是皇帝的御書。“寶奎巷”這一地名也就由此而來了。而距寶奎巷不遠的竹嶼和月島,則是史家的菜園和果圃。
史浩還親自參與到月湖家居園林的設計中來,他在竹洲建“真隱館”,邀請沈煥、楊簡、袁燮等學者前來講學;還把四明山的景觀微縮建造在自家園林,建成后,皇帝宋光宗還賜“四明洞天”額。著名詩人陸游來拜訪后,曾寫下《游四明洞天詩》,史浩則和了一首《次韻務觀游四明洞天》。
明清時期,月湖又增不少景觀。范宅是大文豪范仲淹第十七代孫范億的住宅,大方岳第是明朝貴州布政使張淵住宅,銀臺第是山東按察使童槐的住宅……月湖的雨絲風片中,飄蕩著歷史的氣息;月湖的翠竹垂柳里,凝聚過古人的目光。
 
三、教育之湖
宋朝伴隨著月湖園林之美的形成,還有書院的興起。
當時書院的興起和社會大環境有關。北宋初期的統治者為了“長治久安”,把“興文教,抑武事”作為基本國策之一,具體的做法是強化科舉考試制度,比如增加了科舉取士的名額,文人考取功名后的待遇也得到了很大提高,這自然吸引很多人埋頭苦讀,政府還相應地出臺了興學校、鼓勵民間辦學等政策。
正是在這樣的“新政”下,鄞縣來了一位懷揣壯志雄心的年輕縣令,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王安石。當時王安石才20多歲,他后來成了寧波歷史上最有作為的行政官員之一。有學者稱贊他“在鄞才千日,影響一千年”。
王安石在寧波的功績主要是兩個湖。一是在東錢湖興修水利,系列碶閘等水利設施的建設奠定了鄞縣東鄉的千年繁榮;二是在月湖畔設立鄞縣縣學,這是月湖書聲的開始,由此興起的文教之風讓月湖成為學術中心,此后四明人才群體性爆發。
現在寧波市第一醫院面臨縣學街的那個后門,就是王安石設立鄞縣縣學的大門舊址。縣學街這一地名也由此而來。可貴的是,縣學辦起來后,王安石還聘請了一批很好的老師。被譽為“慶歷五先生”的楊適、杜醇、王致、王說、樓郁,都曾應邀到縣學講學、研討,而且,王安石和這些名師都保持著一定的交往和情感聯絡。如在《與樓郁教授書》中,王安石贊揚樓郁“學行篤美,信于士友”;在《答王致先生》中,王安石表達了“久不見顏色,傾渴無量”的思念之情……
好學校和好老師,為寧波培養出了一大批人才。“慶歷五先生 ”的弟子輩中,出了多個科舉世家。特別是樓郁,不僅在家族里培養出了多個人才,而且他教的學生也以科考升學率高而聞名鄉里,人稱 “西湖先生”。
到了南宋,由于“理學”“心學”等學術之爭,講學之風更加興盛。淳煕年間,楊簡、袁燮、沈煥都在月湖傳播陸九淵心學,楊簡主講于碧沚書院,沈煥主講于竹洲書院,袁燮主講于城南書院,這三人和另一位曾在月湖講學的舒璘,史稱“淳煕四君子”。
而常在竹洲書院授課的,除了沈煥,還有其弟沈炳和金華學者呂祖儉,這三人又被稱為“竹洲三先生”。
有“史學大柱”之譽的全祖望從小生活在月湖邊的桂井巷,他在《竹洲三先生書院記》中描寫了這樣一個情景:“每忠公(呂祖儉)興至,輒泛棹直抵湖上,端憲公(沈煥)從水閣望見之,輒呼微君(弟季文)曰:大愚來矣!相與先生俟于岸上,或竟入講堂,討論終日或泛湖上。”月湖上的學術氣象,由此可見一斑。著名詩人文天祥曾由衷贊嘆:“一時師友,聚于東浙,嗚呼盛哉!”
南宋時期,朝廷一度出現了“滿朝紫衣貴,盡是四明人”的現象,這固然和史彌遠專權、提攜鄉人有一定關系,但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當時寧波文教的興盛大大促進了科舉的繁榮。當時僅楊簡的學生中,史家子弟就有史彌忠、史彌鞏、史彌堅、史彌林、史守之、史定之等十來人。
月湖的文脈一直傳承至今,如今位于竹洲島上的寧波市第二中學是浙江省一級重點高中,也是寧波學子爭相競往的名校之一。
 
四、書香之湖
人人皆知天一閣是明朝兵部右侍郎范欽的私家藏書樓,卻不知,在范欽之前,月湖周邊早已有多個著名的藏書樓。
宦海沉浮,總有幾個考上科舉的讀書人在官場受挫后,選擇來到靜謚的月湖邊,或隱居,或講學,或著述,他們愛書、抄書、藏書,在先賢墨香中尋求慰藉和寄托,在看書著書中完成人格升華。
南宋時期,樓鑰在月湖南岸建了一個“東樓”用于藏書,歷經數十年后,藏書過萬卷,與當時史氏家族的藏書家史守之并稱為“南樓北史”。
樓鑰藏書是沿襲了家族崇文的家風。他是北宋“慶歷五先生”之一樓郁的后代。樓氏從樓郁開始就好書不倦,喜歡看書、藏書的他非常重視家庭教育,子孫中有多人考取功名走上仕途,使得樓家在兩宋之交時期成為寧波的一大望族。月湖邊上的高麗使館,是當時朝廷接待高麗使者的迎賓館,就是樓郁的孫子樓異向皇帝建議而建的。
樓鑰則是樓異的孫子,官職最高做到了“宰輔”之位。藏書樓“東樓”是樓鑰在仕途受挫被罷黜回鄉時所建。他喜歡收藏各種版本的書卷,并在卷首印上“四明樓鑰”字樣。可惜南宋末年,元兵南下,東樓的藏書終因戰亂、家道中落等原因而漸漸散失。
到了明代,在天一閣之前,月湖邊最著名的藏書樓是豐坊的萬卷樓。
萬卷樓的藏書也始于豐坊的祖上豐稷。豐稷是北宋著名大臣、文學家,豐家在宋朝和史家、樓家等同為月湖邊的名門望族。從豐稷開始治學、藏書,到豐坊一代,歷經470多年,萬卷樓藏書最多時達五萬余卷。
但豐坊仕途不順,他滿懷失落地回到家鄉寧波,性情越來越孤僻,為購名帖、古籍,典賣良田千余畝,到晚年時行為更加怪誕,管理不善導致萬卷樓的藏書被盜竊過半,后又遭受了火災。最后,潦倒的豐坊把剩余的書賣給了天一閣主人、好友范欽。
明清之際,月湖邊的藏書樓還有徐時棟的煙嶼樓、童槐的得月樓、陸廷黻的“鎮亭山房”、袁紹濂的“靜遠仙館”等。而每一幢私家藏書樓的背后,都有著讓人感慨不已的藏書故事,如天一閣主人范欽分家的故事,大學者黃宗羲登上天一閣寶書樓的故事。
一幢幢藏書樓讓月湖書香彌漫,也孕育出了黃宗羲、萬斯同、全祖望等大家。書香月湖像一只巨大的文化搖籃,哺育出了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浙東學派,產生了一批中國早期民主主義的偉大啟蒙者。
 
結語
幾番興衰,幾經風雨,幾度整治,如今月湖又煥發出新生命。此番為了評國家5A級旅游景區,相關部門新建天一閣廣場、提升改造旅游廁所、打造智慧化景區、規范導示牌、增加停車位、投放游船,還清淤、截污提升水質,修復水生態,提升綠化……種種努力終于捧回了這塊亮閃閃的金字招牌。
“湖外車如流水,新新人類隨潮去;湖里水如明鏡,代代英豪照影來”,正如“四川鬼才”魏明倫在《寧波月湖銘》中所言,月湖是寧波的“街心凈土,市內桃源”。湖濱柳蔭旁,人們揮拍鍛煉、歌舞娛樂;水榭長廊里,人們品茗賞景、談古論今。月湖是寧波城的人文淵藪,也是寧波人的精神家園,它值得你反復駐足和品味!
 
參考文獻:
1.          “千年海曙”叢書第一輯中《一城留芳》(寧波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
2.          《歷代名人詠寧波》(華寶齋書社2003年1月出版)
 
 
?
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北京pk拾历史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亿宝娱乐合法吗 mg娱乐游戏检测 送现金娱乐棋牌电玩 重庆时时老五星走势图 pk10最稳定投注方法 超准30码期期中 21点游戏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