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漢唐時期的小浹江流域文化

發布日期:2019-03-18 10:45:09 閱讀數:-

【文字 關閉窗口
                                            漢唐時期的小浹江流域文化
 
文·許超
 
    偉大的自然界塑造出偉大的河流,偉大的河流孕育著偉大的文明。人類歷史上的古巴比倫、古埃及、古印度和中華文明,皆誕生于大江大河之畔,因此這些河流也被人們親切地稱為母親河。寧波有著“三江六塘河”的水系格局。發現于余姚江畔的河姆渡文化,被視作中華文明的源頭之一;近年來在奉化江口發現的下王渡遺址,也為我們展示了奉化江流域的史前文化。以寧波城為中心的六塘河,則體現了先民長期以來對水資源的管理和改造。這些都已為大家所熟知。然而位于寧波平原東部的小浹江,似乎還不為人們所重視。本文擬結合文獻考古材料,對小浹江在寧波歷史發展中的作用,尤其在漢唐時期的流域文化,試作鉤沉。
 
  • 小浹江源流
 
    《甬江志》載:“小浹江,由前堰頭引東錢湖水,直注匯纖橋,經五鄉鎮至余家附近入北侖區下邵鄉,流至小港鎮,由浹水閘人甬江口,河長35公里,平均寬46.4米,平均水深3.26米……是北侖長山地區引鄞東南之水的主要河道,也是鄞東南向浹水閘排洪的主要河道。這是今天對小浹江源流的認識。民國《鄞縣通志》載:此河(小浹江)通常與大浹江并列,惟其上流實自后塘河。派其上流一自斗門橋經羊侯廟西流至太史灣,一自東西回江二礖北流自太史灣。二流并合為小浹江,其下流由鎮海小港入海。《鄞縣通志》認為小浹江出自后塘河。后塘河是取直后的人工河道,其上游一為出自明堂岙的寶幢河,一為出自東吳小白嶺的小白河。所以東錢湖、小白河和寶幢河,皆應視作小浹江源頭。
    小浹江的源流走向,是受寧波地區自然地貌的制約而形成的。寧波市區東南為自寧海西南入境,經象山港展延而來的天臺山支脈,東錢湖、小白河、寶幢河均源自這一列山系的西北坡。小浹江流經五鄉余家堰后折向東北,左側為較為低緩的龍山—沈家山—陳山—戚家山山系,右側為雙峰山—靈峰山—老鷹山—四顧山山系(圖1)。今天的小浹江,就從這兩列山系間的谷地間蜿蜒而行,由浹水大閘入海(圖2)。
    浹水大閘于上世紀60年代鑿笠山東北坡修建。從民國五年的測繪圖上還可以看出,當時的小浹江出海口位于笠山宏遠炮臺東側。小浹江是感潮河道,為阻止咸潮上溯,歷史上不斷在江面修筑碶閘。自宋代開始首先在五鄉回江修筑東西兩碶,明嘉靖年間建東崗碶,清嘉慶年間又筑燕山、義成碶,這些水利工程構筑起自宋元以來的小浹江碶閘群,碶閘自上游向下游的推進,也反映了對小浹江流域土地的開發進程(圖1)。宋元以來這些碶閘的修建,不僅改變了小浹江兩岸的土地利用狀態,也不可避免地對小浹江的通航產生影響。我們在這里討論漢唐時期的小浹江流域文化,首先就要復原當時的自然狀態。
 
二、聚落墾殖
 
    漢唐時期的小浹江流域的聚落,首推古鄮縣城。鄮縣是寧波地區自漢代以來設置的四座縣城(句章、余姚、鄞、鄮)之一,直至隋初南北方重新統一后,裁撤郡縣才將其并入句章。古鄮縣城的位置,據寶慶《四明志》記載,位于鄞縣東三十里阿育王山之西,鄮山之東。也就是今五鄉同岙一帶。這里地處山前谷地,小浹江上游。《三國志·吳書·昊主傳》中記載:亶洲在海中······其上人民,時有至會稽貸布。會稽東縣人海行,亦有遭風流移至亶洲者。通常認為。會稽東縣就是指今天的浙東諸縣。顧野王《輿地志》云:人以其海中物產于山下,鄮村因名鄮縣。以貿易交換來解釋鄮縣得名,雖不免附會,但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當時海島人群,與沿海居民間開展貿易的情況。陸云在《答車茂安書》中稱,鄮縣北接青、徐,東洞交、廣海物惟錯,不可稱名。郡縣便捷的海上交通,顯然是利用了小浹江的通航條件來實現的。
    位于小浹江口的浹口,是六朝時期的一處重要軍事據點。浹口之名,孫吳時便已出現,《國語》記載:勾踐徙夫差甬、句東,韋昭注曰:“甬、句東,今句章東浹口外洲也。”東晉隆安年間,孫恩之亂屢以浹口為跳板,進退自如。《宋書·武帝紀》載:隆安四年(400)五月,恩復入會戳殺衛將軍謝琰。十一月,劉牢之復率眾東征,恩退走。牢之屯上虞,使高祖成句章城。句章城既卑小,戰土不盈數百人,高祖常被堅執銳,為士卒先,每戰輒摧鋒陷陣,賊乃退還浹口……五年春,孫恩頻攻句章,高祖屢摧破之,恩復走入海……十一月,高祖追恩于滬瀆及海鹽,又破之。三戰并大獲俘馘以萬數。恩自是饑饉疾疫,死者大半,自浹口奔臨海。或許正是孫恩之亂,使得后來的南朝政府意識到了浹口在軍事上的重要性,在南齊時已經設有浹口戌。《南齊書·沈文季傳》就永明年間富陽唐遇之作亂,遣其將孫泓進犯山陰,泓至浦陽江,郡丞張思祖遣浹口成主湯休武拒戰,大破之。又《南齊書·周山圖傳》載,臨海亡命田流作亂,泰始六年:敕山圖將兵東屯浹口,廣設購募。流為其副暨挐所殺,別帥杜連、梅洛生各擁眾自守。至明年,山圖分兵掩討,皆平之。周山圖平定田流叛亂,就是以浹口為根據地進行的。今天小浹江口東有地名柑口門,或許就是南朝浹口戌所在。
    關于古鄮縣城和浹口戌,目前還沒有更多的考古發現,但沿著小浹江流域已經發現了眾多的漢六朝時期的墓葬。在小浹江上游的東錢湖青山岙、高錢,東吳蔡溝塘、寶幢沙堰村,均發現有大量的漢六朝時期的墓葬。其中東吳蔡溝塘發現有晉“元康口口。元康四年(294)墓葬。”小浹江流經五鄉后,在右側山地西北麓一線,從省岙至長山,先后發現漢六朝時期墓地十余處,其中姚墅一帶,先后發現有吳“永安七年(264) ”、“晉太熙元年(290) ”、“太安三年(304)”、“鈦元元年(376) ”墓葬,還發現有“晉故都尉”銘文磚,都尉二字旁有小字“君”;在左側山地,從龍山頭至金頭灣山,也發現有多處漢六朝時期墓地,其中在梅龍山先后發現有晉"永和十一年(355)”、“太元十八年(393)”、“太元廿一年(396)”墓葬。這些墓葬群的發現,展現了漢六朝時期先民在此墾殖繁衍、生生不息的圖景。
    
    三、窯業生產
    窯業生產是漢唐時期浙東地區重要的手工業生產形態。東漢中晚期,位于曹娥江流域的上虞率先燒制出成熟青瓷,并成為越窯生產中心。唐代中晚期,以燒制秘色瓷為代表的上林湖地區成為新的中心。
    漢唐時期小浹江流域的窯址,此前發現并不多,1963年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員會與寧波市文管會在小浹江上游的東吳小白發現一處東晉時期窯址堆積,調査表明窯址堆積東西長8米,厚0.6米以上。該窯燒制產品主要有碗、碟、盆、罐、壺、盒、硯等,器身施青釉、青黃釉,飾弦紋,并發現有齒形墊托。這是最早在小浹江流域發現的漢唐時期窯址。
    近年來寧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五鄉、小港一帶的考古調查工作新發現窯址數處,為我們探尋漢唐時期小浹江流域的窯業生產提供了新的材料。
    在小港江家山東北坡,我們發現一處漢代窯址,堆積范圍長近20米,厚約0.8—1.3米。該窯燒制的產品有印紋硬陶罍、罐,黃褐色釉陶罍,青瓷綠釉碗等類。器表裝飾有各類幾何紋飾。窯具束腰喇叭形墊具、覆缽形墊具。這是目前在小浹江流域發現的時代最早的窯址。
    在小港剡岙村,我們發現一處孫吳、西晉時期窯址,窯址主要燒制罐、壺、盆等器物。該窯產品胎質細膩,胎色純白,器身釉色盈綠,主要飾水波紋、弦紋,裝飾有鋪首紋樣,在品質上并不亞于當時青瓷燒造中心上虞地區的產品。
在五鄉省岙,我們發現一處唐代中晚期窯址,該窯主要燒制青瓷罐、玉璧底碗、花口碗、素燒陶盞等器物。瓷器釉色黃綠,圈足碗底內外見有支燒痕。
    窯業生產除了要具備瓷土、燃料資源外,為了行銷四方還要借助于便利的水運條件。漢唐時期小浹江流域并不是越窯燒造的中心,但沿江零星散布的這些窯光顯然是依托小浹江的水利資源發展起來的。
 
四、宗教信仰
 
    漢六朝時期佛教傳入中國,寧波地區最早的兩座佛教寺廟阿育王寺和天童寺均坐落于小浹江流域。古阿育王寺位于烏石岙,相傳晉太康三年(282),并州離石人劉薩訶削發為僧,更名惠達,東詣鄮縣入烏石岙,結茅為廬,南朝梁武帝賜阿育王額。天童寺位于太白山,晉永康年間(300-301),僧義興至此結茅誦經,唐開元二十年(732),僧法瑃按圖汜披榛莽,得故跡,建精舍。
    天童寺與阿育王寺在形成于南宋時期五山十剎中分列第三山和第五山,在佛教界有著重要的地位。天童寺與阿育王寺也是佛教東傳日本的重要平臺,今天日本的主要佛教流派曹洞宗,就將天童寺視為祖庭。
    阿育王寺在鑒真東渡過程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據《唐大和上東征傳》,唐天寶二年(743)十二月,鑒真一行第二次東渡,剛出長江口便“被惡風颶浪擊,舟破”;修補船只后再次出航,至舟山群島附近,風急浪高,舟垂著石,無計可量。才離險岸,還落石上。舟破,人并上岸。此后,鑒真被安置在阿育王寺休養。此間,鑒真在阿育王寺禮佛訪古,并不斷受邀前往越州、杭州、湖州、宣州等地巡講授戒。當鑒真決定從福州東渡辭行阿育王寺后,(明)州太守廬同宰及僧徒父老迎送,設供養,差人備糧送至白杜村寺。在鑒真大和尚艱難東渡的傳法歷程中,留滯于阿育王寺是其為數不多的悠游時光。鑒真不僅將阿育王寺的舍利信仰傳往日本,還帶去了阿育王塔。這些都對日本佛教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漢唐時期小浹江流域還是浙東地區鮑郎神信仰的起源地。《乾道四明圖經》引《輿地志》載:鮑郎名蓋,后漢鄮邑人為縣直……即死,葬三十年,忽夢謂妻曰,吾當更生,盍開吾冢。妻疑不信,再夢如初。乃發棺,其尸儼然如生,第無氣息耳。賓器完潔,若日用者。冢之四甄燈然不滅,膏亦不銷。郡人聚觀,咸神怪之,立祠以祀。《太平寰宇記》引《郡國志》:(陽堂)山有鮑郎祠,本名蓋,一名信,后漢人,生好獵,死葬此。兒忽夢當更生,開棺視尸儼然,但無氣爾。人事之靈頗有驗。可見鮑郎最初的神跡為死而復生。
    《乾道四明圖經》又載:梁大通年鼠鮑郎助定襄侯蕭袛平定奴抄兵寇亂,“(蕭)袛奏其異,武帝遣增大祠宇,日以益盛。”《法苑珠林》卷五《六道篇第四·感應錄》記載:魏西河石壁谷玄中寺沙曇鸞,前往江南求仙方,還至浙江,有鮑郎子神者,一鼓涌浪,七日便止。正值波初,無由得度。鸞便往廟所,以情祈告,必如所請,當起廟。須臾神即現形,狀如二十。來告鸞曰:若欲度者,明旦當得,愿不食言。及至明晨,濤猶鼓怒。才人船里,恬然安靜。依斯達到。梁帝見重,因出敕為江神,更起靈廟。
    到了蕭梁時期,鮑郎作為地方保護神的形象豐滿起來,并得到了官方的認可。鮑郎祠本在陽堂山,《乾道四明圖經》載"唐圣歷二年(699),縣令柳惠古徙祠于縣,即今市區鎮明路旁。鮑郎神經歷代加封,至南宋乾道年間已被封為“靈應忠嘉威烈惠濟廣靈王”。鮑郎神的信仰也跨越州縣,廣泛傳播。《嘉泰會稽志》老六《祠廟》載鮑郎廟,在府南里二百四十步。《延佑四明志》卷十五《神廟》載:鄞縣,廣靈王行廟在城外甬東隅。“慈溪縣,靈應廟在縣東即廣靈王行宮也。”“定海縣,廣靈王廟在縣西北三百步。宋宣和五年方臘禮邑人賴神陰祐,故立廟于此。”《嘉靖寧波府志》卷十五《壇廟》載;縣南二里許畫錦橋北……廟八:上一在縣東南三十里,地名青山……今呼為青山大廟。一在縣西南十六里新橋……名三成廟……一在縣東三里大和橋,名府主行祠。一在縣東四十里,名寶幢大廟……一在縣東三十五里,名小梅廟。在縣東二十五里,名三圣廟。一在縣東二十里,距鹿山五里,名擇木廟……一在縣東三十里,江為小浹港尾,乃王射龍之所,名樟木廟。可見宋元以來,鮑郎神已經成為寧波地區最具影響力的地方神袛。
 
五、結朿語
 
    不同于余姚江、奉化江的源遠流長,也不同于浙東運河的聲名遠播,小浹江一直在靜默地流淌。其實我們只要將漢六朝時期寧波地區發現的墓葬遺址標示在地圖上就會發現,這一時期的大量墓地都是沿著姚江谷地兩側和南部山區北緣一東錢湖一小浹江這兩個條帶分布的。這兩個條帶可以說是漢六朝時期寧波地區開發的軸線,當然這兩條軸帶有一個共同的出海口,而鄞縣、鄮縣、余姚和句章四縣,也正是坐落在這兩條軸線上。
    不僅是眾多的墓葬分布,小浹江還串聯起漢唐時期的名寺古廟、窯業遺址,是一條承載了深厚歷史文化,在漢唐時期寧波地區的發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的河流。
 
參考文獻
®(甬江志)編纂委員會編,甬江志【同】,中華書局,[email protected]陳訓正,馬瀛纂,鄞縣通志[M],鄞縣通志館,1935中華書局編輯部編,宋元方志叢刊【同】,中華書局,1990陳壽撰,裴松之注,三國志【同】,中華書局,1 959.
©陸云撰,黃葵點校,陸云集【同】,中華書局,1988.
©左丘明撰,國語【同】,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
®沈約撰,宋書【同】,中華書局,1974.
 
固蕭子顯撰,南齊書【回】,中華書局,1972.
 
圓真人元開著,汪向榮校注,唐大和尚東征傳【同】,中華書局,
1979.
園釋道世著,周叔迦,蘇晉仁校注,法苑珠林校注【同】,中華
書局,2003.
圓周希哲修,張時徹纂,嘉靖寧波府志【同】,明嘉靖三十九年
刊本,
 
許超:寧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
广东11选5近500期走势图 冠通乐翻麻将 云南时时计划人工计划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大集汇娱乐 福彩时时彩实时开奖 爱乐游戏官网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一比分 福建时时4星组6号码 足彩单双玩法 pt游戏的games